Posts tagged ‘pettyxia’

广渠门

作者:pettyxia

广渠门、广渠门外大街、广渠门内大街、广渠路这是一个系列。当然,为首的广渠门早已不复存在。

界线没了,但是内、外还是有别的。 Read More »

房东太太

作者:pettyxia

我住的这套房位于东三环,地段是没说的,但也因为太商业区了,几乎没有自己买房、自己住的,大部分都是出租。走在小区里,耳畔飘荡着全国各地的方言,以东北大碴子话为基调,夹杂着山西腔,也有个别说鸟语的。物业公司生意特别好。一来是出租房的装修都是“糨糨鬼儿”的,三天两头有东西破掉。 Read More »

南人学北腔

作者:pettyxia

以前,总部的领导到杭州来检查工作时,我总是被他们亲切的语气所感动。不管是什么状况下,哪怕事实上双方已经有一些不快了,人家都用敬语“您”,听着这么客气、彬彬有礼。还有,每次要问起什么情况,都说:“咱们公司……”多么有亲近感哇,就跟一家人似的! Read More »

塘栖老吴

作者:pettyxia

老吴的家在塘栖水北街上。

外头看起来和邻居们的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统一整修油漆过的栗色木门板,图省事只取下了几块,露出里面原有的小木门,能够进出就行了。望进去,还是普通的住家,没有开店。 Read More »

卖水的人

作者:pettyxia

小区的地下室里住着好些人,大部分是送报纸或者桶装水的。平时,他们早出晚归的,动静不大。一到夏天就乱了套,因为没有洗澡的地方,男人就祼着上身在空地上冲一冲;女人把水端进房里洗,然后用铁簸箕把脏水一点一点舀到上面来,弄得水漫金山。晚上,地下室闷热难当,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在路灯下打牌。 Read More »

驼背佬和阿三

作者:pettyxia

驼背佬住在墙门外头的沿街房子里,大门整天敞着,他是开医馆的。客堂间里挂着几面“妙手回春”的锦旗。传说中,驼背佬是会点“功夫”的,主治跌打损伤。事实上,自打我记事起,就没有看到过几个人找他医过毛病。 Read More »

开残疾车的师傅

作者:pettyxia

我手里拎着一个旅行包,一看就是去赶火车、汽车的,所以出租车司机都视而不见地飞驰而过。也难怪,苏州的交通确实不怎么样,比杭州更堵。从市中心到火车站没有多少路,的士费却要15元左右,在杭州差不多的路程11元就够了。这时,妈妈发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残疾车。按照网络上的攻略,我们先和他讲好了价钱,10块钱,还算公道。 Read More »

阎大妈

作者:pettyxia

阎大妈是我们公司的清洁工。她的工作十分特殊。一般的办公室、走廊和厕所的清洁与否和她无关,自有物管派人打扫。阎大妈只负责打扫几个大老板的办公室,有点儿“御用PA”的意思。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