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NGO’

木梭在卡瓦格博的音乐故事(上)

民歌笔记第二十二期
Read more ...

环境剪报:绿色消费还是消费绿色

绿色消费还是消费绿色?

“有一天一个朋友告诉我,他想将自己的iPhone 3GS换成最新版的iPhone 4,因为他看到了苹果的宣传,据说iPhone 4更加绿色环保,所以他也想为这个日益受到污染的地球做一份自己的贡献。” Read More »

活动推荐:农业与食品 国际影片展映系列

主办机构: Read more ...

【快乐的反思】卡瓦格博文化社实践经验

快乐的反思
作者:云南德钦卡瓦格博文化社◎木梭
  
  
“追求快乐幸福的生活,是所有众生的最基本和合理的要求。”

——一位藏传佛教上师如是开示
  
我们的快乐丢失了

从如上语句中体悟到,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也似乎完全是追求快乐幸福的发展史。每一个时代,人们对快乐和幸福的认识也不同,追求的方式也不同。当我们进入到二十一世纪时,出现了史无前例的物质文化的大飞跃,但精神文化似乎没有能够及时跟进,追求快乐幸福的努力和获得的结果更多时候是恰恰相反,或者得不偿失的。由此引发卡瓦格博文化社的朋友们的一些反思,进而做出了一些尝试性的工作。至今,我和我的朋友们还在一边设计,一边做,一边反思,一边学习,一边调整着我们的工作模式。

最初成立卡瓦格博文化社,是次里尼玛、斯郎伦布和央宗的主意。成立之后,成员也是他们三位。三位都是有高等学历的受过专业培养的人材了。他们回到家乡后,却被自己源于对传统文化无知而生的失落感深深困扰,同时也发现他们周围的同龄人也都有同样的遭遇——因为他们在小时候,都曾经验过一个充满人情,充满快乐氛围的社区,而当他们出去学习满载知识而归时,才发现已经失去了那些能让大家快乐起来的东西。生活中缺少了太多的快乐成分,那个失去的,恰恰就是充满了人性味的传统文化。

文化社成立不久,我也受邀请加入了。之前,我并没有太在意社区传统文化相关领域的情况,而是在学习传统的藏传佛教。加入之后,开始关心周围环境里发生的文化变迁了。小时候,我们的社区每天晚上都会有热闹的活动。当时没有电视,电影很少,到晚餐后,大人们聚集在一起聊天,小孩子们一起做各种自己想象出来的游戏。有时小孩子们也围在大人身边听他们讲过去的故事。白天,除了上课以外,自己制作游戏玩具,上山挖野菜,砍柴,晚上还跟着大人们一起唱歌跳舞。特别是到了八十年代初,包产到户以后,每天晚上人们从农村里来到我的家乡——德钦县城,跳起了欢乐开心的弦子舞。这完全是自发的,因为自从合作社以来,农民们基本上就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了。

我也是每天晚上跟着大人们跳啊跳啊,但不会唱,也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只知道体验这种快乐的心情。所有生活中的物质那部分,已经被完全淡忘了,尽管我也在回忆中知道那时我们家很穷。不久,政府通知不许这样无节制地跳下去了,于是后来改成每周六、周日晚上跳舞。有限的时间里,人们有那么多的情绪没有倾泻,往往每晚都会跳到天亮。后来又被下令改为跳到二十三点为止。再后来就干脆不许跳了,说是因为这样会导致社会不安定。从此,只有在过年节时才偶然会有人跳一场弦子舞。从外乡来到县城里的乡下人,我们也只能看到他们疲劳破烂和陌生的样子了,这当然是因为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们在舞场上飞扬的舞姿,欢乐的歌唱。人们在县城里聚会时,总是在喝酒,打架,谈生意。小孩子们的玩具也都是从商店里买到的。

我的家乡在一个深山谷底,给我的印象总是在晴天里,有山歌不断地缭绕在山谷,飘到天外;人们耕作贫脊的土地,但安逸自得,笑声和歌声不断。如今,时代进步了,生活富裕了,却再也听不到那些让人陶醉的歌声,而只有汽车喇叭声和叫卖声。

小时,家里都有一些个不成文的规矩:上座让给老人和年长的人;盛饭菜,要先用双手捧给长辈;见了长辈要先称呼。那时候,人们以偷盗说谎为耻,记事起,全县城历史以来只出现过一个小偷……

他们的快乐

文化社的朋友们对自己文化的反思,首先最直观的就是这些生活中的对照经验。我们认识到,我们所追求的快乐与幸福中,物质含量已经超标,而原有的快乐生活中的文化成分已经逐渐失去。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我们发现,传统文化之所以在经济发展面前节节失利,其主要原因有几点:一是社区对自我文化的认识不足,导致对自我传统文化失去自信心;二是对主流社会发展趋势过于信赖,否定了社区传统的幸福指数。

在我们制作文化社的第一盘民间音乐带子时,我们有机会零距离接触了萨荣村民。 Read More »

帮助凉山彝族女性改变生活

彝族刺绣

  四川凉山州甘洛县位于四川西南部,凉山彝族自治州的东北部,离成都400多公里,有成昆铁路经过,这里彝族占总人口的65.3%以上,是以彝族为主体的民族聚居县。在甘洛县的乡村,村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依靠打工收入,由于民族风俗和文化教育的原因,他们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弱势地位,只能在市场体系的末端用血汗换来不公平的收入。
  贫困、男尊女卑观念的影响,彝族女孩要把上学继续受教育的机会让给家中的男孩,她们过早的从事劳动,过早结婚。婚后在家庭生活中也处在被丈夫管制的地位,再加上近几年来的毒品问题,这些都堆压在她们身上,损害着她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改变市场竞争弱势地位,特别是帮助凉山彝族女性在经济上提高主导权,发挥彝族女性的刺绣特长,为家庭带来收入,并且给她们更多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提高彝族妇女的自我发展、自我管理能力。这是甘洛县彝族妇女刺绣协会在做的工作。协会进一步的远景是:通过对彝族传统刺绣文化的能力建设,促进彝族传统文化的可持续发展。这也是《青馬》所追求的。
  由于当地上网不便,通过电子邮件断断续续的与协会张振芳会长简单进行了交流。协会成立于2006年5月,已经开发出一些手工刺绣产品,去年还参加了大型展销会。现在面临的问题有:设计方面的欠缺,销售渠道还没有打开。希望有设计师帮助开发产品,喜欢手工艺术、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帮助开发市场。

如果您和您的组织愿意以志愿者或者商业合作的形式支持她们的工作,
请发邮件给kerryzhang7817(+a)163.com
或者给我们ourfolk(+a)gmail.com
邮件发送地址(+a)改为@

甘洛县彝族妇女刺绣协会
甘洛县彝族妇女刺绣协会开会
甘洛县彝族妇女刺绣协会办公场地

彝族女
正在绣花的协会成员

协会部分产品:
彝族 刺绣 头帕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