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黄三畅’

犁田

 

(枕巾绣片)

犁田

文/黄三畅

是农历二月天,汉子在犁田,在驶着一条水牯犁田。

汉子犁的是一丘红花草籽田, Read More »

湘西南乡村风物(三则)

作者:黄三畅
来源:作者惠寄

渡难桥

在我们这一带的乡村走,离不了要过水圳、田缺口,那宽一点的水圳、田缺口上当然有桥。如果留心观察,那些桥,有一些即使规模小,也是很有讲究的:几根过了刨的木头齐整地搭在两岸,那排木头上还钉着两根横木,是扁平的,钉横木的钉子的尾端,则用一枚硬币垫着。那排木头绝对成单数,五根,七根,九根;横木绝对是两根;硬币一共是四枚,每根横木两枚。一排木头为什么要成单?据说缘于“祸不单行”,既然“不单行”,桥那边就没有灾祸了。横木上的钉子为什么一定是四枚?那是取“四季平安”之意,不像有些地方,盲目地排斥“四”。

这种桥叫“渡难桥”。 Read More »

乡野纪事(三则)

乡野纪事(三则)

黄三畅

————–“鱼刺水”————–

我的朋友铜塔的父亲、也是我的同宗兄长的建楚先生,有一门绝技,那就是会划“鱼刺水”。所谓“鱼刺水”,就是谁的喉咙被鱼刺或什么骨头卡住了,他划一碗水让其喝下去,那鱼刺或骨头就可以咽下去了。所谓“划水”,就是口中念念有词,同时用食指掠着水面画符;至于具体画些什么,那就是秘密了。有人说,一个人如果有一门绝技,哪怕是很小的绝技,那他一生的衣食就不成问题了,这话不假。建楚先生因为有这样一门绝技,就常常被人请去“画水”,收益是可观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