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麦季’

作作有芒

09年的照片,从墙外搬运,2014芒种日重新发布三张 Read more ...

鸡蛋粉皮儿,鸭蛋咸鱼儿

现在正是麦季,今年我家没种一棵麦子。这对我们这个农民家庭来说,可能是几辈子一来的头一遭。原因有二,一,去年秋天我们当地干旱,收罢秋,一直不能下犁,二,我家旁边的地种了树苗,影响到我家的地,种粮食也收不好。霜降过了,不能再等了,大家想办法浇了地,我家没浇,想着开春种棉花。 Read more ...

今年的麦子

昨天跟家里打电话,俺娘说,刚才在厨屋里盛饭呢,听见电话响,跑过来,你不打过来,吃完饭我也给你打过去。我说,昨天上班,没打,今天放假。她说,家里下雨呢,下了一天了。我问,下得大不大?她说,不大,也不小。接着,她一下高兴起来,说:“老天爷真是咱的老天爷!” Read more ...

收麦(mei)

作者:素丸子

收麦(mei),在晋南农村,可是件大事。80年前出生的娃娃们,有几个没有下地收过麦子呢?

我爹说,过了小满,麦子开始灌浆,到了芒种,麦子就成熟了。我不懂这些节气,只记得过完六一不久,大概是六月五号左右,开始放麦假,就有夏果、打时杏吃,然后开始穿裙子。收完麦,炎热的夏季才算真正开始了。 Read More »

晒麦子

  大地上的“麦季系列”从布谷鸟写到了扬场,我来说说晒麦子。 Read More »

麦季:打场

车拉到了麦场,卸车最容易,解开绳,拿大叉一推,就能卸下大半车。挑散了晾晒,尽量让麦秆竖立麦头朝上,晒上半天,搓一把麦穗,咬咬麦粒干嘣响,可以打场。 Read more ...

麦季:抢收

凡事都有一二,冰封的河面会有第一行足迹踩过去,后来的人知道可以渡河。平静的麦地,也会有第一个人,把木板车停在地头,弯腰伸出手臂,割下第一搂麦子,发出信号:动镰。麦季开始,雨季也跟着到来,人们说抢收是从龙口夺食,留给天底下一张张口的时间不过五六天。 Read more ...

麦季:收麦工具

1998年的麦季到来前,我家买了一台联合收割机,不是专业收割机,一台三十马力的拖拉机机头,前面安装割台,后面安装脱谷仓。一开始还没有安装粮仓,需要一人坐在脱谷台子上,拿着一叠口袋接粮食。那时鲁西南麦收刚进入全面机械化,有一台这样的机器,开到哪里都会排队争着使用,甚至在路上有人拦机器。买这套机器花了四万多块钱,本来以为四个麦季差不多能收回成本,实际上我们过于乐观的估计,差不多用了十年才收回成本,机器也该淘汰了。据我所知的情况,买联合收割机没有挣到钱的,弄好了剩下一台报废机器。收割机升级换代很快,机器也越来越多,原来去大路上拦机器,现在坐在地头拿着口袋等着收麦。一个村庄的麦季两天就能结束。麦子不用进麦场,什么割、晒、打、扬都不必干了。村庄专门打麦子的麦场盖上了房子,原来村子四周的麦秸垛,轻易看不见一垛。联合收割机的出现,淘汰了以前的收麦工具。

不知道它们都消失到哪去了,我家现在连一把镰刀都找不到。

石磙:把麦场压平压结实的工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