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雕塑’

挡火石

萧太后桥莲叶宝瓶


桥身两边各有浮雕栏板19块,青砂岩,图案为莲叶宝瓶,每张不同。石料质地好,出来的图案就浑厚。前几年修补上的地方,看质地就是低档石材,工艺更是敷衍完工。 Read more ...

萧太后桥石狮

关于萧太后河: Read more ...

炕头狮——我的宝贝石头

炕头狮(虎),是一种广泛流行于西北、华北民间的石雕作品。论其起源,恐怕不会迟于汉唐,一般在小孩满月时,将一小石狮(虎)系上红绳拴在小孩的脚腕或腰上,其意为神兽护卫,保佑孩子平安无事。当小孩能爬动时用它拴住,使小孩只能在炕上活动,以免摔下地面。在这方寸之间,狮子蹲、卧、站、行、跃,千姿百态;威、憨、壮、拙、巧,浪漫夸张,10多年来,我于四处游走中不时与这些寓意吉祥的狮虎结缘,如今家中也多了20多头“狮丁”,算是讨得满堂彩了。

  

1997年的冬天,腊月里天寒地冻,我和朋友一起去潘家园旧货市场无目的乱逛,春节将至摊主忙着甩货回家过年。那时侯的地摊比现在有看点,很多奇妙的说不清来历的物件在摊主脚下乱七八糟地堆着。一块黑黝黝的石头突然跳到我眼前,两个拳头那么大,刻成布老虎的样子,浓眉大眼生气勃勃。我见过布老虎、泥老虎、塑料老虎,却从来没见过石头的,就蹲下请教摊主。“这是什么东西?”“农村的。”“干什么用的?”“摆炕上。”“摆炕上干吗?碍事?”“镇物,不碍事!”“镇物?镇啥?”摊主木呐寡言,不似《百家讲坛》的教授,没法将这个小老虎的来历、功用、历史源流大白于天下。不过,150块钱,我买了。这一头石头老虎从此便像勾魂儿的使者,旅途中源源不断地将我的视线引到黑糊糊、沉甸甸、一抓一手土的狮子、老虎身上……缘分冥冥注定,据我爷爷说,我家明代时从山西洪洞移民到北京,就是十三陵的石匠。

狮子本不是中国的土产。自从狮子在东汉时被当成国礼传入后, Read More »

苏州罗汉院石柱浮雕-花间百子

佛教石雕苏州双塔罗汉院
总也想不出,这充满了世俗气息的缠枝花卉婴戏纹,何以运用在罗汉院。 想不出答案的问题放在一边,还是来看这热热闹闹的童子穿花。走走停停,至少我的所见,宋代无名工匠以斧凿塑造的这些花间婴孩,没有重复一件!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