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野草’

你好,苍耳子

暑假过后,学校操场一片草莽。最高的是苘子棵,一人多高,超过我们班多数同学的个头。在没有学生扰乱的一个暑假,那些苘子荒长,比我们长得快。这是初二开学的第一天,报到以后,老师安排任务,下午各自从家带铲子,上劳动课,到操场拔草。 Read more ...

入侵者马泡

七八月份,玉米长到一人多高,玉米地里,常见一种野草,像菜园里的甜瓜,拖着瓜秧,结了一个个小瓜,形状如微型的西瓜,青绿的皮,圆鼓鼓的,小的如两分硬币,大的,直径也不过五分硬币。他们长得长了,也像瓜的习性,去爬到玉米秆上,不过爬不高。这种草,不像“焦焦葵”长得疯狂,在地里薅草的孩子,看见了,放下手里的镰刀,要去摘几个,摘下来,闻一闻,哪个有了香味,单独放起来。 Read more ...

草珠子


图片来自百度,却发现是康素爱萝的。

和冷水鱼他们聊天时,说到各自童年时期用各种蔬菜植物的藤做项链手链来臭美的事迹,忽然想起小时候最喜欢的一种草珠子。那些用红薯藤,马齿杆子,还有一种椭圆形红红的果子制作的首饰,保质期也就半天,不一会儿就蔫巴的蔫巴,破的破,弄得浑身都是,洗都不好洗掉。而草珠子串的手链,却是能戴很久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