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郊区’

田园已芜,再不回家乡

有一年有一天我独坐于父母在绵阳圣水湾的家中,静静地听胡德夫的《牛背上的小孩》。屋前窗外青山连绵,屋后窗外连绵青山,说推窗见景,即使不推窗,一片田园风光已然挂在粉白墙上,佐以胡的歌声,真是里应外合,赏心悦目。

惜乎好景不长,虽然当时就已了然这样地发展终究不可阻挡,淡远的小山,明亮的小河,迟早都会被粗暴抹去,一开始就看到了已注定的未来。从对面那果实累累的核桃树被砍倒,树下人家远走高飞;从第一块蓝色彩钢屋顶生硬地插进视线,暮色下青灰屋顶再也吐不出一缕缕炊烟;从山顶的道路被翻开,泥土在风中裸露出新鲜的橙色,再被冰冷的水泥覆盖…… Read More »

种野地

老蒲二姐一家近日偷偷种了一块地。她们住在成都三环外一处上不沾天下不沾土的商品房里,楼盘周边逐年规划,田园渐次消逝。在这个地方买房的人,除了二姐家这样的迁入户外,大多都是本土失地农民,早先就着楼下空地四处圈地种菜,随着二期三期的兴建,这些短暂的菜地一夜就被掩埋了。就像女儿干妈家楼下那些短命菜地一样,上一次去还生机蓬勃,下一次去,就变成了市政绿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