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通州’

赶上一场大雨(千字)

很多年没在路上遇到这么大的雨。 Read more ...

葱公葱婆

葱公葱婆的摊位在菜市最里头,通常走到这里就没什么菜可买了,这里的摊主都不像是个正经的卖菜人,空荡荡的摊子上,没什么可摆,那摊主盘着腿,把自己都摆上摊儿了,腿边堆着一堆堆香菇、青椒、丝瓜、茄子。那茄子就是人们说的老蔫巴茄子,又小又蔫,也不论斤两,看上哪一堆儿要哪一堆儿。有时候呢,也能遇上便宜又好的菜,比如个小皮薄、谁家菜地里自家种的、吃不完的青椒,有不少都红透了,看来在菜地里挂了不少日子,不知这些不正经卖菜的摊主是怎么搞到的。 Read more ...

卖馒头的老太

南大街往里走,走过小楼,走过烧鸡店,走过铁屋牛肉铺,走过饭庄,走过烧饼铺。一座唯一的“写字楼”前,有一片空地,有些个人在这摆地摊,卖菜,卖金鱼,摊煎饼。有个老太,站在一辆矮矮的三轮车后头,车上有粽子,有馒头。 Read more ...

白眉大叔

早市有一家卖米面的,夫妻俩经营,大米、小米、紫米、江米,黑豆、绿豆、黄豆、红豆,摊位如一块五色土。玉米面分外地面和本地面,本地面产自十公里外的西集,当年的新面,外地面一块五,本地面两块,优越感明显。玉米碴子一块八,他们不叫“cha子”,叫玉米渣,玉米渣也分粗细两种,我买的是细的,十分钟煮开。 Read more ...

刘金虎

山东临沂人刘金虎闯荡京城,背着一个牛仔布大包,包里装了一百个碟子。碟子是塑料碟子,路上不怕碎了,碟子有蓝的,有白的,蓝底白字,白底蓝字,印着“临沂师专食堂”。 Read more ...

早市门口的油饼

早市门前,通惠河边,借停车场的栅栏,扯一块塑料布挡风,支上帐篷,架上油锅、案板,摆上桌子、板凳,搬来盛粥的桶、盛咸菜丝的盆,主打炸油饼。五六点钟过来,八九点钟卖完,撤去帐篷,打扫干净。 Read more ...

八月的周末

阳历八月初,农历六月尾,二伏,北京,33度,微风,能见度良好,PM2.5估计也不高。三伏天中,这是难得的一天。早饭,没有吃的。 Read more ...

穿云鞋的三轮车夫

这个地方,站牌写西大街路口东,本地有些上了年纪的人还叫它银地,虽然昔日的银地大厦拆了好几年了。现在,原银地商场这块地,将立起一座5A级的“综合体”,综合写字楼、住宅、商场为一体的一组建筑。楼盘的名子,因这座小城是京杭大运河的起点,便叫做京杭广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