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西安’

出走

作者:陈长生

我想,我们这一拨人怕是最后一批正式的农民了。我们能很轻易的分辨各种的农作物和杂草之间的区别,曾经提着镰刀和夏季不期而至的暴雨抢时间收麦子,在大风张扬的晒场上,手提木锨娴熟的扬麦子,可以轻易知道一亩地到底是多大,知道保墒,知道什么时候该浇地,该打农药。 Read More »

事酒

作者:朱子风

事酒之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了。学龄之前我一直在外祖父母家中生活,外祖父是长安县滦镇人,外祖母娘家则是在相距不远的东大。那时候每到逢年过节就会和他们一起回乡下老家去。在长安县并入西安成为长安区之前,从西安城区到长安乡镇的交通远不如现在方便,我还记得当时要先乘车到西安的黄雁村,然后再转乘开往滦镇鸭池口的长途中巴才能到外祖父老家所在的内苑村。 Read More »

关于泡馍

作者:朱子风

像北方的绝大多数地方一样,关中也是一个正菜宴席上不了台面,而靠着小吃撑起地方饮食场面的地方。纷繁复杂的吃食难以尽数,但在外人眼中,最富盛名的恐怕就要数牛羊肉泡馍和肉夹馍两样了。 Read More »

三秦套餐之-凉皮

不要说久居西安,就算你到西安出个短差逛个临潼,回去不跟人家叨叨个凉皮啥的,估计周围那鄙视的眼神都能把你淹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