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节气’

立夏

以前我不认为立夏也是个节,只把立夏看作一个节气,这一天,我们那,不称体重,也不吃什么一定要吃的东西。我只知道立了夏,快收麦子了,快有甜瓜可以吃了。 Read more ...

春天击穿冰箱

收到一个朋友长长的邮件,信末说:

“最近在念叨一句话——‘树上已有少女微风’,虽然少女微风指西风,但不碍把它想想成吹拂来的早春的风。祝早春快乐。” Read More »

丝瓜花海棠果

幼儿园在暑假期间新铺过地面。一批小朋友从这里毕业,去上小学,现在又有一批新的小朋友来到门前。他们有的藏在爷爷奶奶身后,直往后退,有的攥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脸惊奇,里面有好多小朋友。还有一个来晚的,爬在妈妈肩上,还在睡哩。 Read more ...

赶上一场大雨

传说北京的雨欺负上班族,往往临近下班,外面下起来雨。今天这场雨,如果六点一到,关机就走,在暴雨落下前,我可能已回去了。因为在某论坛发贴,遭遇恶痞纠缠,不得脱身,回了两个帖子,就赶上了雨。 Read more ...

雨水因缘

人间每因雨水而结缘。今日雨水,想起几个因雨水而起的故事。最经典的要数许仙和白素贞的故事了,一场突来的雨,把许仙和白素贞牵到一把伞下,到岸问了地址,有第一有了第二,姻缘遂成。不过要是发生在今天,可能有因无缘,一下雨,卖伞的及时出来了,10元一把,还好意思因为一把伞来回折腾吗,要不说当今社会缺少浪漫,把可能产生浪漫的机会,及时转成商机,地铁口那些卖伞的,不知破坏了多少白蛇传的故事。 Read more ...

捡果子

上上个周末,我和朋友去了河北承德兴隆县的六道河子镇朱家沟村玩,七点半出门,八点坐上火车,从通州西站到六道河子,三个小时,车票八块钱。这趟车从通州始发,终点承德,在顺义、怀柔、密云停站,这都是大站,在好几个乡镇也停站,到顺义很近了吧,中间在张辛村停一站,过了顺义,还要在生产二锅头的牛栏山停一站。车厢很空,有多空?卖票都懒得印座号,随便坐。 Read more ...

最晚初雪

(一)

北京一冬无雪,已过立春,在天人共同努力下,前日强留雪花稍作驻足,落下六十年来北京最晚初雪。据说对旱区小麦解渴作用不大,赏雪的人同样意兴未尽,于是昨夜复邀雪花垂顾,又施薄雪。节气不等人,也不留雪,白天气温升高,中午见窗外屋顶的雪,已融化大半。 Read More »

爬山虎

秋叶
爬山虎悬吊多余的枝叶,在刚过去的夏天,与邻居交欢。认不出哪个是他的孩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