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老屋’

老房子

作者:一则

姐姐发消息告诉我,“干爹的老房子被烧掉了,他们以前的东西都在里面,干妈回去一直哭。”我呆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无限感慨。那座老房子,几乎承载了他们一辈子的生活,也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求学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记忆。

老房子在一条小巷子里,出门走几步就是凤阳街,旁边是一家剪发店,对面是一家纸簿店。巷子深处是老凤阳,里面道路纵横,沿路都是许多年代沧桑的老式土房。如今许多人都已搬离这些旧宅,到凤阳街上新建的红砖房里,或到外地置业。 Read More »

老屋院子

作者:鸟先森


08年冬,在火塘烤火的婆婆

院子里有几间闲置的老屋,建立的年代大约是一九五八年前后,婆婆说,建房子时正赶上大炼钢铁,山上粗壮点的花梨木,松木都给伐去烧窑炼钢了,青石凿的地基,房子泥坯已经塑起来,苦于找不到好木材做椽梁,后来将就用了桦木,桦木受潮易变形,本来刨得端端正正的梁子,经过几个春寒夏暑,像僵曲的蛇一样扭出几个麻花辫来,土坯墙壁经着一扭,裂了好几道树根形状的裂缝,屋外秋霜漫天的时节,屋内也秋意稠浓。 Read More »

老屋

作者:米多

老屋很老了,老到一面墙体已经微微向外隆起。桂先一家还住在里面,但是所幸,他们终于可以不用住到老屋倒塌。年前,桂先在老屋的后面盖了两间屋子,跟哥哥盖在老屋前面的新房子一样,是乡下时兴的砖混结构,不过只盖起一层,浇着混凝土的楼面和几根钢筋头子无遮无拦地露在天光雨水中。老早听哥哥说,桂先一家怕是要住到老屋倒掉,当时听着我小小年纪的心里,一阵很深很深的酸楚。


老屋老早的时候,还不老,但它一个人独独地远离村子,背靠着后山高高地矗立着,又打眼又隐蔽地从树灌草丛中现出来。老屋的屋基是从后山平出来的一块,四周是密密的油茶树,树下丛生着各种藤草灌木。门前清出一块空的坡地,坡上两条道,横的一条往任上垄的大片田地,竖的一条,沿坡势一直往下,然后再往左去,到离老屋最近的人家,再往前,才是村子的晒谷坪,村人休闲的热闹中心所在。

老屋于是被叫做顶山庵。在我很小的时候,于这个名称也还很相熟,上了年岁的人弓着腰问我,你家是哪的啊,我能不抬头地用了脆生脆生的嗓音答,顶山庵。 哦,顶山庵,顶山庵可是有老虎呢,你怕不怕。。。。。。 Read More »

压水机二三事

那只孤单的压水机,鹤一般
沉湎在昔日的庭院之中
——黑大春

打开老家厨房门,第一眼看到的是压水机。它站立在那儿已经16年左右,像一座雕塑,它的作者是我父亲。自从它被塑造出来那天起,每天都为我们供给汩汩的泉水。我们离开老家后,它则为邻居服务。
而它身上的锈迹已经不止16年。更早以前,它坐落在我们老屋门前,是村里最早出现的几个压水机之一。那时,人们大多从水井或者河里挑水吃,像我姨妈他们那样住在山里,则架毛竹管道从山中把泉水引到家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