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老北京’

老北京的打卤面

王世襄老先生家里的一碗打卤面可是见功夫,买什么样的肉,怎么煮汤,收拾口蘑,勾芡的次序火候,样样都有讲究。虽然这就是一种挺普通的老百姓家常面,但放在了不同的家庭中,也就吃出了不同的档次,谁让人家是吃主儿大家呢,当然人家还有个爱琢磨吃的会做吃的的好厨娘。 Read more ...

歌谣唱出北京地图

一:

平则门,拉大弓,过去就是朝天宫
朝天宫,写大字,过去就是白塔寺
白塔寺,挂红袍,过去就是马市桥
马市桥,跳三跳,过去就是帝王庙
帝王庙,摇葫芦,过去就是四牌楼
四牌楼东,四牌楼西,四牌楼底下卖估衣
打个火,抽袋烟,过去就是毛家湾
毛家湾,扎根刺,过去就是护国寺
护国寺,卖大斗,过去就是新街口
新街口,卖大糖,过去就是蒋养房
蒋养房,安烟袋,过去就是王奶奶
王奶奶啃西瓜皮,过去就是火药局
火药局,卖细针,过去就是老墙根
老墙根儿两头多,过去就是穷人窝

演唱视频: Read More »

葫芦冰糖

冬天,手里拿一串冰糖葫芦,边走边吃,好不好吃另说,单是这一串红,已为单调枯燥的冬天点缀了生动。花儿没有,树连片叶子也没有,街头巷尾,一串串冰糖葫芦举着长出来,这是冬季的景色。

秋天收下的山楂,一筐筐堆在墙根,固然开胃消食,吃多了牙却受不了。卖到中药铺,也收不了那么多。做成冰糖葫芦,实在是个好主意,从此以葫芦之名遍布大街小巷。 Read More »

老北京的小商小贩

(最近大家没得写了,我也没什么好写的,接着抄书)

北京的本地特色饭馆,常悬挂老北京风俗画装饰店面,可惜只能捡几样耳熟能详的张贴出来,剃头挑子,摇煤球的,铁蚕豆嘞大把抓。前一段时间看书,还是那本中华全国风俗志,我看的够慢的,因为只在路上堵车的时候看。看到京兆一节,有一节“负贩琐录”,只录名称,无详细介绍,如:江米酒,老豆腐,吹糖人,看名字能知道是干什么的。如:换取灯儿,加上注这是火柴的前身。简要的罗列了不下一千种,惟其简要,才能把街巷林林总总的营生,集中在一节,形成一幅全面的风俗画。这幅画要比清明上河图的内容还有丰富,不信,闲人可以对着数一数。 Read More »

一份胡同游问卷

最近在黑龙江省出差,没有写什么。出差前,有位网友请我填写一份问卷,在开会间隙填写完毕。最近也没有更新博客,发上来填写的内容,与大家交流这个话题。

1. 为什么选择去胡同里游?
到北京了,想看看北京是什么样。 Read More »

孩子的美好时代

有一次从张自忠路往北新桥走,路过一个菜市场,门口排长队,等着买新鲜又便宜的草莓,正是草莓上市时节。往前走,一名妇女右手拎着一个装着草莓的红塑料袋,左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骂的多了,前面一位推着自行车的中年阿姨回头回了一句“你就这么教养孩子吧”,那妇女,很巧她正符合泼妇样板,体态肥胖,声调高,擅长侮辱别人人格,我听到她说,“你看到孩子拿了?有你什么事,你是没养过孩子吗,管我的孩子”叽里咕噜一串,那位阿姨推着自行车,仓惶避开。 Read more ...

失去的老北京

金受申先生的书《老北京的生活》,里面的文章写作、发表于1930年代,所记录的是清晚期、民国前期的老北京的生活。书中的某些篇章我已经看过多遍,书读百遍还不厌倦,就剩下抄书一条路可走了。抄录一些老北京生活片段,不是ctrl c ctrl v电子版的: Read more ...

我们的文化,他们的家

继前门商业街改造完毕,据传以鼓楼为中心在计划建一处“北京时间”广场,周边的胡同要拆一批。上周五在豆瓣看到一家文化保护组织发起的一个活动,拟邀请专家学者、周边居民和开发商共同开一个讨论会,网友也可以去参加。本来我也想去听一听。组织者在周五下午又紧急发布通知,活动取消。不知原故。单看网上的讨论,就已经弥漫起火药味。有些出乎意料,不是居民与开发商,或文化保护者与开发商的对峙,有本地居民似乎不满意文化保护者参与进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