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粮食’

我家的碾米坊

在农村生活过的人,看到小康的照片,都会不由地说:这个我们那里也有。而对于我,除了误以为照片拍自我们那儿,还牵扯出了我千丝万缕的回忆,一下难以理清——就像那些交错缠绕的蜘蛛丝、电线,朴素得让人心疼的白炽灯,以及厚厚的尘垢,一切是那么那么的熟悉。我本来只是写个评论,结果拉拉扯扯就这么多了。

在我7,8岁时,我父母和人合伙开了家碾米坊,两家轮流经营,持续了好几年。无聊的时候,我蹲在碾米坊门口,一会儿看父母碾米,一会儿观摩隔壁修车铺的动静。碾米是力气和技术活,我龙套都跑不上。
一开始用柴油机带动,声音震耳地响。父亲摇动柴油机,碾米坊的寂静瞬间破碎。直到捧起箩筐,倒尽谷子,碾米坊才恢复安静,而此时耳朵嗡嗡作响。在轰鸣的声音里,我始终听不清父母和乡亲在交谈什么,有时候他们比划手势,我也读不出其中的含意。那个轰鸣,没有外婆家用水车舂米的轰鸣有诗意。小时候不知道,以为用机器就是先进就是厉害。等到发觉它的美丽,它已经成为逝去的回忆了。不过,水车舂米比较碎,效率低。所以有时候,美学价值和实用价值是不能两全的。 Read More »

乡下磨房

作者:康素爱萝

看大家聊搓苞米,我这把搓好的苞米磨成为了大小馇子:目

实在有点喜欢这两个桶,想拎回家装粮:P

推着从邻居家借来的“倒骑驴”,走在去磨房的路上。车上是几袋老姨家今年新收割的稻子。路上少见乡亲,有几只癞皮狗冲出院门冲我一阵吠叫。忙了一年的农人终于得闲猫冬,便亲朋邻里地聚在一处打麻将,玩六合彩,要不就躲在电脑前Q聊偷菜抢车位。转了几个路口才终于到了位于村西北的这间小磨房。听老姨介绍,磨房主人姓蔡,是六零从山东逃荒过来的,就留在这村里开磨房,一开就是五十年!

时间:2010年12月7日 天气:晴 有时多云 气温:零下10度左右

地点:沈阳苏家屯区 瓜茄台村  老蔡家磨房 Read More »

与你有关的一株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