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稀饭’

好好学习天天糊涂

我们的小孩子断了奶,喝糊涂长大。家乡最流行的粥要数“糊涂”这种粥只在家里煮,街上的早点不做,饭馆也不做。像大米粥、小米粥,家里做,街上也卖,偶尔也有卖糁子粥的,但绝没有挑着糊涂上街,或在店里煮一锅糊涂开卖的。可能生意人觉得这粥名字不好吧,卖糊涂,还不搞成糊涂账,生意越做越糊涂。玩笑。糊涂不适合卖,一凉就糊嘴,吃完了锅、碗也不好刷,这粥也没啥技术含量,家家最平常的,穷得吃不上白面,到缸里搲一碗玉米面也能煮半锅糊涂。 Read more ...

再说关于稀饭关于早餐

那大半夜的从“米饭”看到“稀饭”再到“稀饭咸菜”,看得我饥肠辘辘,闻得到的就是那大钢精锅里煮出来的稀饭香甜味。 Read more ...

从菜糈子说起——太谷的稀饭和咸菜

还是从“菜糈子”说起吧。

我对典籍不熟,但菜糈子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去年写《厨房里的勺子》,这个太谷方言词汇一时没能用键盘打出来。前不久用汉典查资料,无意中打出这个字,再一看释义,恍然大悟:糈,义为粮,精米,所以享神(祭神)。《离骚》有“怀椒糈而要之”。糈是米,子字隐隐属于面食体系(比如揪片子、饺子、包子),小米、面条、青菜煮一锅,就是菜糈子,米面菜一体的菜糈子可谓太谷稀饭的典型代表。纪录片频道播放过一部《面食之路》的片子,电影《赵氏孤儿》开头对山西先民的面食也有一段不准确但却形象的描绘。 Read More »

稀饭及其他

作者:猫

附和沈书枝的《米饭》也来作一《稀饭》。
稀饭,顾名思义我们是把它当作饭的,与北方的粥不同。北方人吃粥往往是要配馒头等方算得完整的主食,我们把稀饭当作饭,所以相应的,是比较稠的,不像北方的粥往往清可照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