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盖房记’

盖屋顶记(下)

作者:舞雩

好了,说完赏心乐事,要完整地记录盖房子的过程,那些麻烦事还是绕不开。盖屋顶需要泥水工和木工通力合作,他们各有各的麻烦,我分头说他们吧。 Read More »

“张师傅这个人”

作者:舞雩

这回来,看到油菜已经被割倒在田里,有白鹭在水库和田野上飞。那天从姐夫家走下来,看到小路上有一群蚂蚁在排着队忙碌,队伍横亘整条小路。我像小孩子一样看了半天。认真地想了一下,好像只有小时候才看到过这样的景象。等我从水凤家回上去时,蚂蚁们还在忙,不过我也有事情要忙,没空老去观察它们。 Read More »

占山为王

作者:舞雩

上一篇的标题(盖房的人来了)脱胎于尤金-奥尼尔的一部戏,叫《送冰的人来了》,写完那篇东西我开始觉得盖房子与拍戏有相似的地方。写作是一个人的徒手游戏,但拍戏不一样,需要团队合作,也需要用钱。这回去,我把自己的身份确定为“制片人”;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姐夫将会代替炳权出任导演。在剧情需要的地方,他会亲自披挂上阵。如何在姐夫家与水凤家之间取得平衡,是我目前面临的主要难处。直到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水凤会在这部戏里扮演什么角色。 Read More »

盖房的人来了

作者:舞雩

那天我正在睡午觉,姐夫打电话来说,柄权带着泥水工来了。泥水工是柄权的哥哥,但哥俩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在这之前干的都是杂活儿,泥水工的到来标志着正式进入盖房的阶段,是我所期待的。不料他们带来的却是混乱,几乎废掉了半天的工作。他们坚持说,我们本来打算保留的楼板应该拆掉,那就连带阳台也得一起拆,而拆阳台就有多处需要做结构上的加固。 Read More »

阿明的哥哥

作者:舞雩

在找人清理垃圾之前,我听到好多关于阿明哥哥的故事,大家一说起他,态度就非常热烈,让我觉得这个人值得一记。但真要写的时候,又觉得材料太少。事实上,我只见过他一面,就匆匆地回家了。 Read More »

修路记

作者:舞雩

我先生曾经写过像《扛活记》、《修路记》这样的文章,令我十分羡慕嫉妒恨,现在,我终于也可以写一篇《修路记》了,因为我自己也主持修造了一条路。

2013年4月15日,我正准备出发去合岭,水凤打电话过来,说挖掘机忙,要两三天后才能替我挖路。正好我这边也有紧急的事情,这空出来的两三天正好用来处理这件要紧事。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水凤也打电话来了,“将有事于西畴”——明天一早挖掘机要来,于是我又出发去合岭。 Read More »

盖房记:要盖房,先修路

作者:舞雩

2013年4月12日,我去合岭盖房子。说是盖房子,其实介于造房子与修房子之间,因为框架已经有了,只是没有屋顶和楼板、楼梯、窗户,房子也需要加高。在图书馆读了三个月的书,看了一百多集《全能住宅改造王》,在网上查了几种新型建材的购买渠道和施工方法,也让搞建筑和土木的专业人士去现场看过,大的构想已经有了,最后还是决定与当地人合作,一边做一边调整方案。一切都得在现场决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