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甘肃’

妩媚的庄稼

作者:赵文珺

荞麦

荞麦开花的时候,粉嘟嘟、白花花一大片。模样很娇巧,很像邻家女子。

她的花,比指甲大不了多少。但也是五瓣梅花样,非常耐看。杆儿酱红色,叶子发着暗红色的绿,深秋的味道。那时,早晚气温已经很低,农人们,不再把她太当会事儿的照料了。 Read More »

旧物的光芒

作者:李新立

天还没有黑下来,院子里落下一半阳光的暗影,一半若有若无的晚霞。我和哥哥坐在房檐下的台阶上,玩猜过成百遍的猜谜游戏。这些谜语简单得几乎没有道理,但又因为简单而显得难猜。连躲在院外大榆树的麻雀们,也对此议论纷纷。 Read More »

饥馑岁月的民谣

作者:李新立

1.喝清汤

天已经很晚了,月亮也爬了上来。依照肚子的饥饿程度,我在想,母亲现在应该在收工回家的路上。

院外的杨树,摇动着一地模糊的光片,沙沙作响。麻雀回窝,不再为几粒草籽争吵,鸡也上架,眯上了眼睛。趴在屋门槛儿上,似睡非睡,能听见屋檐下的麻雀和后院里的母鸡挪动身体的声音。院门“咣吱”叫一声,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是母亲回家。厨房的油灯亮了,桔红色的光,从裱糊了白纸的窗户透出来,半个院子,随即有了温馨的气息。不久,锅台里窜出麦草燃烧的味道,一缕缕青烟,由烟囱伸向看不见的夜空。家家户户生火做饭了,村庄布满暖意和安详,将日子的艰辛,隐藏在了烟火的背后。 Read More »

为冬天储藏野酸梨和地穿儿

作者:西贝小芸

回家,我去山上摘野果,一颗颗小小的,像额头上的美人痣,疯长在一层层的山路上,我从舅舅家拿了口袋,剪刀,带了相机,从山里的羊肠小道上去。首先经过一大片乱坟滩,乱坟滩里有很多高大的野酸梨树,比鹌鹑蛋大一些,没成熟的时候是粉红的,红得特别自然,我经常想,如果我会调色,一定要染一大块一大块那样颜色的布来,送给朋友们,让南方的朋友知道北方的秋冬,果子有那样迷人的粉红色。 Read More »

环县道情皮影在中国音乐学院的现场

这次演出的班底,由环县的几个皮影班子组成,两位前台挑扦人分别是敬家班的敬廷孝师傅和刘家班的刘爱邦师傅,带队人是环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领导。之前,他们刚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音乐学院演出回来,这次在中国音乐学院的演出是“中华传统音乐文化资源库”项目组的活动。项目组在幕后安排了不同机位的摄像机,连接前面的投影,把幕后的操作和演奏显示在影布的左边,观众可以一边欣赏主画面,一边了解幕后的操作。 Read more ...

史呈林在庙会上的皮影演出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