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瓜果’

枣李无言

北京的春天来的比老家早,很快又要春暖花开了。
老家的小院今年大概春光难觅了,枣树不再长新芽,李子树也不会再开花。按旧历算,它们是去年春天一齐冻死的。
去年十一放假回去,是我见它们的最后一面。李子树依旧保持冬天的样子,枣树只有几根新长出来的细枝颤颤巍巍挂了几片绿叶,干巴巴地透着绝望。我妈说它们不行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盼着奇迹出现。也许熬过一冬就活了呢? Read more ...

老家的枣树

作者:孟小岛

昨天跟妈妈通电话,她在老家那边收拾东西。

老家是爷爷奶奶的家,是爸爸从小长大的地方,也是我从小长大最经常待的地方。记得小时候爸妈都忙,常常是奶奶照看我,她带着我骑小三轮车去给爷爷送水送饭,中午或下午较长的闲暇也会四处转转,或在家或去祖坟那边空地侍弄一下她种的芝麻绿豆之类的东西。印象里的奶奶是一个粗线条性格外向的小老太太,不擅长做女红和家务,但是却能很好的照顾别人,甚至有些爱屋及乌。

今天想说的,是老家院子里的枣树。 Read More »

故乡的果子

作者:周琴
来源:作者惠寄

故乡属于丘陵地带,田间地头山上都长有很多果树,分家果和野果两种,一般的,家果会有人专门种植嫁接,个大,味道好,成熟的早;野果果则随意的长在野地里,大多是家果的核落地生根长大而成,个小,味道不太好,成熟的晚。这好比一个是明媒正娶的夫人,一个是乡下的小芳。当然也有例外。 Read More »

关于萝卜的一件事

作者:猫 来源:作者惠寄

Read More »

想一颗杏

作者:冷水鱼
青杏
(图By dadishang)

“桃三杏四梨五”,“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这是老一辈人经常念叨的话,我妈也不例外,每次一有凝视果树的机会,她就会喃喃地说出这些话,尤其是后面一句。确实,后面这句话成功地恐吓了我,桃杏李任何一种吃得稍有放肆,它就会跳起来警告我,警告无效的话就向我的胃施压,让我知道放纵的后果。想要躺在树下做个幸福的吃货,着实不易。 Read More »

忆杨梅

作者:韩烟
杨梅

冬花采卢橘,夏果摘杨梅

的确,又到一年杨梅成熟时,蕴酿了许久的口水也在此刻直淌,这口水每年都有,从小到大。 Read More »

消失的枣儿

我看书不多,有些故事,大家可能早知道了,对我来说,还觉稀罕。比如北京郎家园的枣,郎家园在国贸东邻,坐一路公交车进城,经常路过的地方,这里树立着万达、新光天地、华贸、现代城等商场写字楼,遍地明晃晃的写字楼和新生代人群。在齐如山《中国风俗丛谈》里看到“嘎嘎枣(最出名的是郎家园所产)”这样的记录,顿觉惊奇。有人说没什么稀罕的,十几年前国贸以东还是麦地,少见多怪。

今年秋果上市的时间刚过。《帝景岁时纪胜》所记录的立秋时品水果,还是让我多怪且难忘。 Read More »

幼时风物——野果篇

野草莓

春天走的时候
每朵花都很奇妙
她们被水池挡住了去路
静静地变成了草莓
——顾城

野草莓在家乡叫做抛抛。家乡人喜欢把许多东西的名字童稚化——叫起来更亲切。
我们吃了多年的抛抛,后来有一天知道她有个娇贵的名字——草莓,便觉疏远。

野草莓有好几种,她们长在不同季节。现在是四月,再过一阵,春季野草莓就要来了。
这种野草莓的个头大,饱满。根据多年的经验,她们多出现在菜园里或牛栏边。只要留心泥土肥沃,杂草丛生的地方,不难有欣喜。

野草莓
xh-yecaomei2.jpg

这种野草莓的味道没有她看起来那样诱人。但照样让我们无视荆棘的刺痛,拨开重重杂草…所谓秀色可餐。
有一种长相酷似她的“蛇抛抛”,顾名思意是蛇吃的。大人们教我们分辨:蛇抛抛上面经常有白色的唾沫,是蛇吐的。“蛇抛抛”很常见,经常出现在我们告别夕阳,迎着炊烟回家的路上。她们仿佛朝我们挤眉弄眼。好奇心曾让我心动过,但终究没有神农尝百草的精神。“蛇抛抛”是一种关于诱惑的隐喻。
春季野草莓红颜薄命,她们一眨眼就过去。每年那一段日子,我们都特别关心菜园。晚了就没有了。

被河水挡住去路,静静地变成草莓的是夏季野草莓——“六月抛”。她们喜欢在河边,一丛一丛地长。
春季野草莓走的时候,“六月抛”正在长花蕾。这时她们不显眼。等到芦苇长的有模有样,我们可以大大咧咧下河的时候,她们就显眼了。
论长相,“六月抛”不像春季野草莓那样艳丽,但更耐看。她还有其他美德:味道甜蜜、数量多、时间长。

念小学的时候,住得远的同学带盒饭到学校。六月,他们中午在河边吃完饭,拿饭盒沿着河边摘野草莓,不多久便摘得满满一盒。然后带到教室,趴在课桌上大勺大勺地往嘴里送“六月抛”,简直享受。搞得我恨自己的家近,不能带盒饭,不能摘满满一饭盒野草莓。
“六月抛”是不能贪食的。否则大便不通,那滋味简直生不如死。看来任何好的东西都要克制。

秋季野草莓是最好的。她们长在山上,叫“狗肉抛”。 名俗味不俗。

xh-yecaomei3.jpg

家乡的山险峻,小时候常有猛兽出没,所以每次想去山里寻找“狗肉抛”,都会因大人告诫山上有虎而却步。“狗肉抛”含在口中更绵软,味甘而久。

毛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