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王胖子’

世界很美,而我恰好身在其中

作者:王胖子

走过医院的小院儿,身边人流来来往往。南方的冬天竟罕见地全然不是一如以往的那种阴冷,天高高的,蓝蓝的,甚至有有些难得地近乎透明的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蓝而纯粹的天空。似乎只有小时候的在写学生作文时会用到的那种湛蓝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的天空一般久违的词语才能用得上。 Read More »

易碎的,骄傲着的

—— 十年后,再听朴树的新歌

作者:王胖子

一直喜欢听朴树的歌,记得十年前的那张生如夏花,曾经翻来覆去地听,因为我喜欢。因为我喜欢听着一个平实的男声在耳边或急或缓地唱着。不是声嘶力竭的急,不是怒火中烧的急,不是漠然置身事外的缓。有一种从容,我们很难把握。事实上,我们很难把握急缓。 Read More »

豆腐

作者:王胖子

闲来读一闲书,自然是说吃食的,我一向喜欢读有关食物的书当作休息。偶见一文是说豆腐的,作者从豆腐的清白与无味一路扯开去,直扯到他自己是如何的青菜豆腐整日介吃着——从那起始几节文字,我早知道他会在后面不无夸耀地表白他是如何的心安,又是如何的君子之得。掩卷轻叹——文人果然如此,寒凉之相自是不待言表,便是食块豆腐,也得让世人尽知其清雅非凡。 Read More »

家宴

作者:王胖子

旧时家里有个大事,例如建房,又如结婚,再如生日,大凡需要举办个合家欢聚之类的盛大家庭外事活动,都是在家中置办宴席的——一件隆重而体面的家庭大事若是没有一个隆重而体面的家宴应该是不完整的家庭外事活动,家庭如此,国家亦如此,我们看周总理宴请尼克松的那份隆重而体面便可知我所言不谬。而民以食为天,春节这样的好日子若是没有一场热闹闹的家宴该是多么令人失望的春节啊。所以,家宴按时按令地一直持续,而我的父亲共有兄弟姐妹六个,除了春节例行的合家会餐之外,我们小兄弟姐妹们十岁生日与考上大学等等大事,也都是在家里置办酒席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