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浙江’

没多大饼事

作者:墨畈

开文说,那你把你要写的第一句念出来啊。

在这个东西开头之前,我确实想了很久的第一句。也在想,我疾步走回来这个私租房区的时候,我头上像冒热气那样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句子,跟着夜里出来的小吃摊,流动在街头。寻思着印象中的青马博客。那我今天的见闻,和那么多层叠的过往,可怎么办呢?是不是要先写下几点,然后慢慢铺开,跟知乎那样写个分割线呢? Read More »

清明琐忆清明餜

作者:她沿着沙滩走

又到清明节了,已经忘记,连续多少年没有吃青团了。在我的老家,青团叫清明餜,在我们家,妈妈会做三种清明餜:青皮红糖桂花馅儿、白皮雪菜肥瘦肉馅儿、黄皮(糖皮)雪菜肥瘦肉馅儿。 Read More »

作者:秦威

小时候住的地方,印象最深的除了一座座低矮破败的屋瓦白墙之外,再有的便是围绕着这些个小村庄的十几颗高茂的水杉。可奇怪的是,不管是家里任何人还是周遭的邻居,基本上对这些水杉都没什么好感,大概是因为每到下雨天,这些树的叶子总会满撮满撮地掉落在屋顶上——江南农村里的房子你是知道的,虽然有屋瓦盖着,但毕竟不严实,叶子一堆积,便会造成排水不畅,无法落下屋檐的雨水便会转而淌进屋子里面。 Read More »

泄洪与我的记忆

作者:芥末

2011年6月21日,距离1999年的泄洪已有12年之久,新安江大坝再一次又要开闸泄洪了。

除了1966年的第一次泄洪,我经历过的大坝泄洪也有很多次:83年、94年、95年、96年、99年,开闸的孔数也曾经达到过八孔。这次泄洪,虽然只开了三孔,媒体重视和宣扬的程度却超过以往,人们的关注度也超乎热烈。 Read More »

乱走(浙江段)

现在离出发那天已过去二十多天,随身草稿不幸散佚,凭着记忆回顾……

休息不几天就感觉胖了。与熟悉的家乡味拥抱,味蕾一次次自我放逐。晌午在腆着的肚子上打盹,在蚊虫的骚扰下告别傍晚。如是再三。而心里告慰:一上路就瘦的。好吧。
和同学告别的时候快接近中午,原因是拿异常热的天气做理由,想再休息一天。结果脸皮厚不起来,驮着家乡的阳光离开了。一驮就是一天。路上一个车友开车停下来,送上祝福。
快傍晚,进入浙江。关于浙江,套用一句俗气的矛盾词:又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以前(大约六七十年代)很多浙江人迫于生计,跑去我们那里谋生。在那生儿育女。后来浙江经济形势大好,我们却日落西山。他们纷纷返乡,只留下回不去的遗老遗少。多少年之后,他们始终不能融入当地人的圈子。最后客死异乡。对于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口音,我是略知一些的。陌生自不必说,这是我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傍晚阳光陈旧,暑气消散,有了秋天的凉意。他乡和家乡夕照一样酡红,云彩着火。 Read More »

清明果,鼠曲草

作者:shirelyhu 惠寄

我出生在衢州乌溪江,衢州地处浙西,乃一介小城,但素有“四省通衢”的说法,是交通枢纽,为兵家必争,虽则弹丸之地,历史也颇为悠久,长长短短说起衢州来的话,恐怕絮絮叨叨的有个几天可谈。如今我要说的,只是我家的乌溪江小村的一个家常里弄的东西,叫做清明果。 Read More »

【“以前之前”暑假实践】徐志平: 在长城上唱词调的临海词调传人


视频资料引用自:临海文化遗产网http://www.lhww.cn/fwzwhyc/video/ Read more ...

【“以前之前”暑假实践】王曰友:走上央视的黄沙狮子传人

黄沙狮子
黄沙狮子
黄沙狮子
(以上图片资料引用自浙江临海政府网、湖南在线论坛)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