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江苏’

在扬州吃面

作者:诗意的猫

从地理区域上来分,扬州不隶属于江南,但在更多人心中,扬州就是江南。传统意义上,江南是鱼米之乡,饮食应以米食为重,但在扬州,食面,却有很盛的风气,而且面食也比较有名气。 Read More »

过年食单

“老家那个胡辣汤,哎哟,我最爱喝!”

这趟车终点郑州,说话的是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叔。

腊月二十九,没有年三十。车厢里不算挤,至少过道没有被箱子占据。推小车买水果的工作人员显得心情轻松。一个女学生取出二胡,先演奏了一曲蒙古《赛马》,接着演奏了一曲豫剧曲牌。 Read More »

捉泥鳅

作者:微风走廊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这是我经常给儿子唱的儿歌《捉泥鳅》,每次唱起,都不禁想起我小时候捉泥鳅的趣事。 Read More »

酱菜侉子

作者:小武

我们那的农村都围着河,大部分河都不宽,但一直在流动着。过去,船是主要的交通工具,去镇上赶集,去看望亲戚,或是去泰州办事,都是坐船的,船一般是水泥船,小的大约一吨,有两个木桨,人站在中间抓着两支桨探腰一使劲,哗,哗……普通的是三吨船,有一台挂桨机,去稍远的地方,大多都是三吨船。 Read More »

闲话闲食之 姥姥的西瓜酱

作者:smile

孔子说"食不厌精",还说"不得其酱不食",看来圣人的嘴头也够挑,不同的食物要搭配不同的酱才下箸,听起来好傲娇的样子。其实在古代酱与菜肴的结伴出席是"周礼"的一部分,规矩极多,官宴或祭祀的场合都是先上酱,继而搭配进食的菜肴,如此一道一道间杂呈上,赴宴的贵族通过看酱预知下道菜的名目,方使得不会失"礼"。到后来以至今日,礼崩乐坏的年代,自然是不讲究这些了,不过各乡制酱的风俗却源远流长下来。 Read More »

好菜头

在江苏启东过年,此地除夕的年夜饭和初一中午的大餐要吃青菜豆腐,根据两样菜的名称来看,拟音有财有福,其中的青菜要有两颗只剥去外包菜叶的菜娃娃,保留完整的一个菜头,寓意好彩头。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