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江苏’

芦穄甜甜

第一次在中秋时来到妻子的家乡,认识了她家乡的秋,认识了她家乡人在中秋时节爱吃的一种“甘蔗”。其实不是甘蔗,是一种高粱的青秆,当地叫芦穄, Read More »

我没有经历过台风

南方沿海的台风,在晚餐时分登陆北方一家人的餐桌。

巨浪拍岸,十米,二十米高,树木伏倒,围挡倒塌,汽车停驶在水中,手持话筒的记者在狂风暴雨中颤抖着坚持报道,“观众朋友,观众朋友… …” Read More »

家宴

作者:王胖子

旧时家里有个大事,例如建房,又如结婚,再如生日,大凡需要举办个合家欢聚之类的盛大家庭外事活动,都是在家中置办宴席的——一件隆重而体面的家庭大事若是没有一个隆重而体面的家宴应该是不完整的家庭外事活动,家庭如此,国家亦如此,我们看周总理宴请尼克松的那份隆重而体面便可知我所言不谬。而民以食为天,春节这样的好日子若是没有一场热闹闹的家宴该是多么令人失望的春节啊。所以,家宴按时按令地一直持续,而我的父亲共有兄弟姐妹六个,除了春节例行的合家会餐之外,我们小兄弟姐妹们十岁生日与考上大学等等大事,也都是在家里置办酒席的。 Read More »

封河

作者:周春军

“当冷不冷,五谷不省;当热不热,五谷不结。”这是老农多年来对季节气候特征的总结。可这十多年来却反其道而行之,“厄尔尼诺”让夏天不热,冬天不冷。暖冬现象已延续多年,这一反常的自然现象令科学家和环保人士忧心忡忡,也让以种田为生的农民大伤脑筋。是呀,确实有些年头见不到天上飘舞着鹅毛大雪,看不着河上结上能走人的冰了。 Read More »

祭船神

作者:周春军

城有城隍,山有山神,地有土佬,海有龙王,船上也是有船神的。可船神究竟是什么样的神明,谁也不知道,但运船的人都很敬畏这个神灵。虽然船在河里走难免会出事,但船家坚信只要敬重船神,船上人一家性命、一年的财运就会得到船神的庇佑。所以每年的除夕船家都要祭船神。 Read More »

排船

作者:周春军

家乡有河,河上自然也就有很多的船了,早年什么渔船、渡船、帆船、机船、轮船、客班船、抽水机船应有尽有。

我家就运过船。先是帆船,后来与许多船家结成轮船队。我就是在船上出生的,所以我对船有浓厚的感情,尤其对帆船印象非常深刻。 Read More »

靖江端午习俗

作者:徐云雁

五月五,是端阳,门插艾,香满堂。

靖江有句俗语:人有三节,鬼有三节。其中的人节便是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可见端午节在靖江生活中的重要性。每年的五月初,靖江的大街小巷,阡陌乡间, 家家户户门前都插着艾叶和菖蒲,这样的习俗一直流传至今。当风吹麦浪后,空气中开始裹夹着粽香味,端午节迎面而来。 Read More »

田螺记

作者:闲散否

田螺,在我们这里又称螺螺。究其形态,与蜗牛相似,只是一个在陆上行走,一个在水中漫步。田螺这种软体小动物,在我们当地生产颇丰,无论是边野深沟,还是在溪流大湖,都会留有其“滑”过的痕迹。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