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汝南’

大长门大嫂一家的故事

为了躲避家族的是非,我家在姥姥家附近赁房住了几年。到我七岁那年才举家又搬回到当初分家分到的老宅子里。这时的我已初晓世事,才知道王姓家族的广大。从汝南的东大街到淮府街、王家巷以及东西大街,几乎都是王姓家族的宅院或商铺门面。门面房大都租给外地人做生意了。 Read more ...

普通一家:兄弟

长兄

大哥又珍,又名春醒,1909年出生。他是长子,结婚较早。大哥不尚空谈,喜欢实业,读了杭州纺织工业学校。毕业后回到汝南开办了民生纺织工厂,织绸布和洋布,还织长腰袜子、毛巾等纺织品,在当时都是市场上很受欢迎的产品。大哥还学会了养蜜蜂,蜂群发展得又快又多,都放在我家乡下的村舍里。每到收蜜季节,他常带上我们这些小孩子去乡下看他收蜜。怕蜜蜂蜇着了人,给我们每人都用纱罩罩着头脸。收好蜜后我们都尽兴吃,可快乐了。收下的蜜除了卖给收蜜的人,自家也留下一大竹蒌,我们带着蜜高高兴兴地坐车回家。跟着大哥去收蜜是我童年最开心的事情之一。 Read More »

普通一家:母亲

母亲刘素培,生于一九零零年,是世纪的同龄人。母亲的娘家并不富裕,姥姥是乡下人家的女儿,很会过日子,也不娇惯女儿,所以母亲从小什么都得干。她未上过学,人却很聪明,七岁上就开始学做饭、做针线、绣花等女红,活计很得长辈们的赞赏。到九岁已能自裁自做大人的衣服了。母亲家里只有她两姐弟,她比我舅父大九岁,家内什么活都是她一个人干,不但是洗衣、做饭,连磨面、担水也都是她的活,所以在娘家一直住到十九岁还没找婆家。旧时候十九岁还没出阁是已很晚了,因此才做填房嫁给了我父亲,过门就当了四个孩子的继母。 Read more ...

普通一家:父亲

父亲出生于1890年,原名修儒,后改名叔珍。自幼塾师攻读,后上天中书院。他聪明好学,勤奋努力,顺利考上了京师学堂。父亲青年时期即很有文名,工诗能文,为人正直,以品学兼优闻名于邑。常有人请他纂写对联、碑文等应用文字。他的诗中有:“闲来搦管赏文债”之句,自是写实之语。 Read more ...

普通一家:上坟祭祖

我们王家有两处老坟地,一处在城东南离城六里地的王塘,另一处在城西北的任庄,叫九座塔。每年清明和农历十月初一,种老坟地的佃户套车来接王姓近支各房去上坟、吃祭食。种老坟地的佃户不用交租子,只待两个阴节摆几桌酒席招待主家并看好坟地就可以了。 Read more ...

普通一家:白果树的故事

从我记事起,就知道王家在城南七里店有一棵很高大的白果树(学名“银杏树”)。“七里店”顾名思义即村子离城七里地,在那个交通不便的时代该是一段不算很近的距离。但晴天的时候,站在城墙上就可以看到我家这棵白果树,可以想见这棵树有多么壮观。我们王家在七里店附近并没有土地,只单单有这棵古银杏树,巨大的树冠罩着亩把地。为啥那里有一棵树呢?问了母亲才知道其中的缘由。 Read more ...

普通一家:长门和四叔家的败落

长门的败落

长门第一个大娘因一句话想不开自尽后,又娶了第二个大娘。她是遂平县一家大户的姑娘,过门后生了两个儿子。大的比我母亲还大着一岁,因此大哥结婚是和我母亲同一天的好日子。大嫂的娘家姓罗,也是大家的闺女,人生得很美丽,又很聪明,心灵手巧的,大娘很喜欢她。但她和大哥却和不来,有了个女儿后,大哥经常在外胡混,嫖娼、捧戏子、去戏园当票友,平时提笼架鸟,什么都干。从此大嫂不和他同房,他又娶回两个妾。儿大不由爷,大伯已经管不住他了。 Read More »

旧时童趣


编辑:又石在文中回忆的“走小人亲戚”游戏,与达斡尔族小女孩玩的”哈尼卡“近似,暂且借来配图

我小时候商店很少有卖儿童玩具的,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天真快乐的童心。我和小姐妹、同学都是自己动手制作玩具,种类繁多,还沿袭了很多民间游戏项目。如大家普遍知道游戏:跳绳、踢踺、跳坊子、捉迷藏、捉羊羔、推铁环、抓子、丢手绢等等。这里重点将我们姐妹常玩的玩意儿介绍一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