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歌谣’

鲁西南的一天:横横黑喽

鲁西南的这一天,我跳过“傍黑”,来到“横横黑喽”。喝罢汤,多好的月明地儿!“东边儿的(lai)孩儿,西边儿的孩儿,喝罢汤,都来玩儿。” Read more ...

杀羊羔

杀羊羔游戏,和老鹰捉小鸡一样,一个领头,带着一群,一个去捉。不同的是,杀羊羔开始前有对话,老羊问“为啥要杀俺的羊羔!”那杀羊羔的人不管怎么说,非要抓一只羊羔了结,羊群骚动,老羊左挡右挡,羊羔左闪右闪,杀羊羔的左扑右扑,直到冲进去捉住一个躲闪不及的,游戏结束,重新再来。比老鹰捉小鸡更好玩,就在这开头一段游戏童谣。 Read more ...

六一节怀念张果老

现在公布六一竞猜活动答案,很遗憾没有人猜中。没有胶东半岛的读者吗?“窗外是谁呀?张果老呵。你怎么不进来呢?怕狗子咬呵。。。”你听过这段歌谣吗?首先说明,我并没有听过,因为喜欢它,所以在六一节找出来,跟大家一块欣赏。这是一首摇篮曲,孩子们也做童谣演唱,据资料介绍,主要流行地区在胶东半岛,半岛的各地又有小差异,同一个故事,因着方言和个性的不同,又有了不同的版本。 Read more ...

灶前的歌谣

我们那里把结婚叫做“成人儿”,父母带着过两年,然后分家单过,这次真正“成家”。成人的标志,是一个红双喜字,成家的标志,则是一口锅。这口锅将被烧黑,成为一口黑锅,在这口锅里烹调属于一个家庭的酸甜苦辣。有了锅,垒上灶,男人坐到灶前烧火,女人站在锅台边掌勺,这像一种仪式,这对“成人儿”的男女,用一道炊烟向村庄宣告,村庄又多了一户人家。 Read more ...

请姑娘

山有山神,河有河伯,树有树仙,灶有灶君,打铁的炉子有炉君。这些位都是大神。在一家的小院范围内,举手抬脚,都有机会与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小仙打交道。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的神仙自然以安排仙姑上任为宜,她们是针姑、箩姑、筷子姑、扫帚姑、椅子姑、瓢姑。 Read more ...

织布歌谣

(选自《山东黄河民俗》) Read more ...

织布歌谣:棉花段

(选自《山东黄河民俗》,编著:山曼、乔方辉、李树艺、周广良。
棉花段这段歌谣叙述了从种棉花到做成衣服穿在身上的过程。歌谣中有些方言我觉得用书面语言写出来还是有偏差的,抄录下来写成注音加注释。歌谣的搜集人应该是著者之一鄄城县的周广良先生,他曾整理出版《鄄城民俗》。) Read more ...

不被收录的童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