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服装配饰’

手绢的用途

现在它基本上已经悄悄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由各种纸巾以及塑料袋等一次性的东西替代了。如今还有极少的一部分不甘心退出的手绢幸存者,零零散散的蹲在某个角落里,失落而又自豪地回忆自己曾经辉煌的岁月:“妈的,那会儿咱多吃香啊。”
Read more ...

吸血的鼻涕珠

草珠子


图片来自百度,却发现是康素爱萝的。

和冷水鱼他们聊天时,说到各自童年时期用各种蔬菜植物的藤做项链手链来臭美的事迹,忽然想起小时候最喜欢的一种草珠子。那些用红薯藤,马齿杆子,还有一种椭圆形红红的果子制作的首饰,保质期也就半天,不一会儿就蔫巴的蔫巴,破的破,弄得浑身都是,洗都不好洗掉。而草珠子串的手链,却是能戴很久的。 Read More »

棉袄记

今年冬天俺娘给俺“套”了一件新棉袄。与“套被子”一样,棉袄的制作过程也叫做“套”。棉花在集上买的,用了一斤二两,十六元一斤。表用了一米半,黑色,有不太明显的竖条纹,我要记下来这件棉袄,问什么布料,娘说她也记不清了,“你就写好布料就行了”。布料约二十元。外表沉闷的黑棉袄,贴身的里子却用了红蓝小格子棉布。样式在集上请裁缝剪的,裁剪费三元。不算套袄制作过程,做这件棉袄花了大概四十块钱。套袄的手工费,无价。 Read more ...

缝纫机和千层底

  小旗袍和布依崽儿展示的精美服饰,让我感受到的是其细腻温润的心思,想到的是家里那台比我还年长的双燕牌老式缝纫机。那是我儿时的大型玩具和小型写字台。爹不是专业木匠和瓦匠,妈也不是专业裁缝,但他们制作的器物、服饰,使用起来非常舒服。 Read More »

婆婆妈的花花世界(三)

花草类 Read more ...

婆婆妈的花花世界(二)

昆虫动物类
处在四川,题材里当然少不了各种各样的熊猫。 Read more ...

婆婆妈的花花世界(一)

婆婆妈,就是丈夫的妈妈。就是我家老蒲的妈。很久以前发过几双她扎的袜垫在blog里,现在找不着了。今年春节她从米城镇上把这两年来断断续续扎的一些袜垫集齐了带回成都,本来是要分给儿女女婿媳妇孙子们铺鞋底的,还没来得及分,被我先一口袋全提来拍照留影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