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春节’

腊会,除夕夜的古老诗意

作者:知月

除夕夜看春晚,现在差不多是家家户户必备的“节目”,然而上世纪80年代,正定县城一带的村子里,除夕夜除了吃饺子看春晚,还有一个更让大家期待的娱乐项目——腊会。 Read More »

家宴

作者:王胖子

旧时家里有个大事,例如建房,又如结婚,再如生日,大凡需要举办个合家欢聚之类的盛大家庭外事活动,都是在家中置办宴席的——一件隆重而体面的家庭大事若是没有一个隆重而体面的家宴应该是不完整的家庭外事活动,家庭如此,国家亦如此,我们看周总理宴请尼克松的那份隆重而体面便可知我所言不谬。而民以食为天,春节这样的好日子若是没有一场热闹闹的家宴该是多么令人失望的春节啊。所以,家宴按时按令地一直持续,而我的父亲共有兄弟姐妹六个,除了春节例行的合家会餐之外,我们小兄弟姐妹们十岁生日与考上大学等等大事,也都是在家里置办酒席的。 Read More »

馒头油条的年味

作者:mac

今年因为有宝宝的原因,过年没有回家。所以过年的时候就特别想念家乡的年味。

家乡一般是从过小年正式拉开过年的序幕,过了小年人们都忙碌着准备各种年货。其中鸡鸭鱼鹅是不可少的,香肠和缠蹄算是特色。随着生活的逐渐富裕,对健康也越来越注重,蔬菜也越来越有更多的受众,作为鱼米之乡的藕也是少不了的。 Read More »

过年食单

“老家那个胡辣汤,哎哟,我最爱喝!”

这趟车终点郑州,说话的是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叔。

腊月二十九,没有年三十。车厢里不算挤,至少过道没有被箱子占据。推小车买水果的工作人员显得心情轻松。一个女学生取出二胡,先演奏了一曲蒙古《赛马》,接着演奏了一曲豫剧曲牌。 Read More »

癸巳新春


图中为“看家馍”,制作日期:腊月二十一,制作人:俺娘,摄影:俺弟 Read more ...

春节忆旧

作者:灰与白


冀中小吃“炉糕” 图片来源:回老家赶大集

故乡一别已有十余载,而在最后一次在家乡过年已经过去了20余年。世事的迅速变迁,还有一座座夷平了的村镇 ,春节成了中国人的乡愁,在掏空了的乡村里有着曾经最浓厚的过年。 Read More »

过年•大姑

每年正月初五去姥娘家拜年。我们那儿过年走亲戚,定在初几的一天,所有近亲远戚都在这天过来,固定的哪天走哪家亲戚。几年见不到面,在这天能见到,热热闹闹,亲亲热热,但也有不自在之处,酒桌上的谈资不好准备,跟70岁的表舅坐一桌,除了问候和敬酒的话,不时冷场。我们那儿的酒席礼仪,似乎还如“乡饮酒”一样严肃,依次为长者敬酒,同辈同饮,主人招呼夹菜才拿起筷子,吃一口,又放下。今年该大舅待客,本来计划拜完年我就走,又怕他的脾气,惹他发火,说看大舅管不起饭之类的话。正在吃酒席,劝酒自己也少不得喝,喝得脸大红,接到三弟的电话,到院子里接,告诉我大姑去了我家,说好几年没见,想见见我。 Read more ...

过年回家

十 我拖行李出来的时候大喘气。

已经没有了搬运工。我背着一个背囊,拖着一个行李箱,原本很潇洒,可是若加上一个L V形状的蛇皮袋,陡然就变的异常困顿了。我至今没有办法想明白为啥他们坚持不开向下的电梯,非要我手提肩抗的。
所以我后来加了40块让人立刻给我找来出租车。出站的瞬间,我抬头看了下屏幕,三弟的车子果然晚点半个小时,我估计是等不上他了,只好先行一步赶回去,为了在家多呆一天,付出的代价不小。帮我搬东西的大爷乐了说,你看你这得有七八十斤吧,都是腊肉?谁那么狠啊?
回到家洗头洗澡,打开箱子,我呆住了, 老爹还是将那罐剁椒给塞进了我的箱子。
一溜排开:一罐陈皮和剁椒(四姑做的)、一提酸辣萝卜(二姑做的)、一罐腌橙(姆妈做的)、还有一大罐腌姜、一大罐腐乳以及十斤茶油。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