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早点’

我与煎饼果子

作者:sulley小米

煎饼果子是北方常见的街头食品,每天早上它和鸡蛋灌饼一起,温暖了无数上班族和小学生的胃。基本上煎饼果子出自天津,大概做法就是一张薄煎饼里边包上一根油条(“果子”)或者一个薄脆,辅以各种甜咸酱料的一种小吃。煎饼果子真正流行的地域其实不多,其实只有京津地区还有山东较为普及。河南虽然也算北方,但是很少吃的,而长江对岸的湖北湖南就更未曾听说了。不同地方的煎饼果子做法不尽相同,对于薄煎饼来说,传统的做法是用绿豆面糊摊饼,然而也有用紫米为之的,吃起来亦别具风味。而里面包的东西更为五花八门,北京多用方形的薄脆,天津以油条占多,而山东有用薄脆,亦有用一种细细的油炸面线来代替果子的。

我爱上煎饼果子是从小学开始。 Read More »

天亮到天津

深夜热议天津早点。

看到@天津小报的一条:「一周吃遍天津早餐」周一:煎饼果子、浆子。周二:芝麻烧饼、羊汤。周三:老豆腐、果头儿/果蓖儿。周四:嘎巴菜、果子。周五:云吞、大饼卷圈儿。周六:炸糕、面茶。周日:三鲜包子、咸饭~[馋嘴] 你们不觉得睡觉的目的就是为了明天起来吃早点么?晚安

这一下搅动很多人睡不成觉了。 Read More »

早春的早点

作者在文中提出一个观点:“人类不洗脸不梳头,或许可以更友善相处”。 Read more ...

记王师傅拉面馆的两次搬迁

这家拉面馆最初连个招牌也没有,第一次搬迁重张开业,才有了一个门头“王师傅拉面馆”,旁注“原西海子早市”,这行小字特别重要,常光顾西海子早市的人抬头看见,低头掀开门帘,不带犹豫的就走了进去。这还是那家老店。从这块招牌我才注意到开店的人,之前在我的意识里只有一个位置“早市东南角的拉面馆”。

早市在奥运会之前,是一个露天市场。几家早点铺开在东南角,拉面馆的生意最火,进去了要一碗面,大腕四块,小碗三块,埋头就吃,吃完结账,拉面师傅还有小工忙得打转,谁也不顾得谁。 Read More »

通州早点-图片


王师傅拉面馆

上周五那篇《通州早点》是上周末写的。周五早晨准备去王师傅拉面馆吃早饭,一拐弯看见屋顶都掀了,真快,正应了上周末一块吃拉面的一位大哥说的,“赶紧来一碗,这TMD,不定哪天就吃不上了” 我们还给老板出主意搬到哪去,他想搬到梨园,梨园哪行啊,上班族早晨来不及吃拉面,中午没人,晚上热闹,他们的拉面馆营业习惯得改成晚上。拉面没有了,我买了两张油饼,准备去通州最著名的烧饼夹肉馆子吃豆腐,他们的肘子肉确实好吃,就是油炸的烧饼吃不惯,他们的豆腐脑也不错。一到那,拆迁工人在砸招牌,我咬着油饼,惊呆了,惘然了。于是回来把写好的这篇发了出去,原本还想着配图一块发。
周六一大早去拍照片,上篇提到的都拍一张。发现已经是一地狼藉,拆迁工人有力量。请大家看图,都是我喜欢去买吃的地方,搬到通州西海子附近住,这些小店是一大原因: Read More »

通州早点


通州运河大桥刚建起来的时候。如今以运河为城市主题,通州迎来了新的发展时期。
照片引用自八通网友http://bbs.bato.cn/thread-883693-1-1.html

王师傅拉面馆

西海子早市,我又写西海子早市了,每周末我至少要去一趟(这篇是上周末写的):先去王师傅拉面馆吃一碗杂碎汤或小碗拉面,到早市买一周的菜,到西海子公园听一会票友唱戏。这一看很像大妈、大爷的生活习惯,我觉得还行,比周末一上午都在睡大觉有意思。08开奥运,早市由露天场地改建成框架式大厅,王师傅拉面馆从市场里搬到对面重张,大师傅当了老板,由徒弟拉面,辣椒面也改成了流行的辣椒油。一开始质量不如从前,老主顾们提意见,慢慢恢复到以前的口味,辣椒油也改回辣椒面。食客主要是早起卖菜的摊主,来买菜的顾客,附近居民。大碗四块,小碗三块,年前面粉涨价,现在涨了一块钱。每天早上人满满的,随着早市营业时间,他们也在中午一点关门。 “男的要吃大宽,女的要吃毛细”,前几天我在小禾写的文章下留言的这句话,就是在这里听一位要毛细面的姑娘说的。
王师傅拉面馆的早点还提供 Read More »

开封早点


开封早点

住在了善义堂清真寺的招待所,早晨请服务员介绍附近吃早饭的地方。东走胡同里,转角即至,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