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庄稼’

妩媚的庄稼

作者:赵文珺

荞麦

荞麦开花的时候,粉嘟嘟、白花花一大片。模样很娇巧,很像邻家女子。

她的花,比指甲大不了多少。但也是五瓣梅花样,非常耐看。杆儿酱红色,叶子发着暗红色的绿,深秋的味道。那时,早晚气温已经很低,农人们,不再把她太当会事儿的照料了。 Read More »

庄稼地里的记忆

据说在未来几年内,我们村的地也要被国家收了,将统一弄成温室种各种东西,然后村民们去温室打工。先不说我是吃那片庄稼地里的东西长大的,也不说那片庄稼地存放了我多少回忆,就说我每次去我家那片地的时候,老感觉那地是我家的,每一棵草每一块土疙瘩都是我家的,我甚至感觉它们的模样都和我家人长得很像,似乎喊一声它们就会答应似的。一想到这些,再想想几年后,它们忽然成了别人的,我想再看看摸摸那些土疙瘩,还得得到别人的允许,就悲从中来……不说了,我要开始回忆了。

拾麦穗

海里的泡沫版《拾麦穗的人》 Read More »

摘(zha)棉(mia)花


最近迷上写农活儿。要知道这些活儿可是我小时候最头疼的,一听到什么剥玉米,拾麦子,摘棉花……我就觉得生活特别没有希望。我本来不爱上学,一想到上学,我就愁的肚子疼,老试探性的对我妈说:“妈,要不我不上学了吧?你看隔壁那苏就不上学了。”我妈说:“没问题啊,咱家也能省点钱,正好没人帮我干活,你每天可以帮我摘摘棉花,剥剥玉米什么的。”我没等她说完,就赶紧说:“那我还是上学吧。” Read more ...

与你有关的一株玉米

我亲爱的秋天(3)

花壳
棉花花壳 Read more ...

我亲爱的秋天(1)

zhongmaizi1.JPG
播种后的土地。
种麦子,我们说“耩麦子(jiang mei de)”。路上相遇,村人打招呼,这个时节都是问“麦子耩上了吗”。 Read more ...

夏天(4)高梁

夏天(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