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广东’

拜七姐

作者:莫道迟

在今日,说“七夕”是一个节日,也已经稍显别扭了。“七夕”已多少年不再作为一个“节日”出现在人们的眼里、心里了。 Read More »

咸鱼“饭仔”与白粥

作者:莫道迟

前天看到“妈妈粥”一词,再看看文章下方的作者近照,络腮胡一大把的大叔一名,不禁莞尔。

作者并没有写明什么是“妈妈粥”,想来也不可能说得清楚。即使条分缕析地道来,观者可能觉得也不过如此。这“妈妈粥”的精粹,不在粥,而在妈妈。

看完之后,我也在记忆里尽力搜刮着“妈妈粥”的身影,竟一无所获,不由得有点垂头丧气。但是,却有另一种相近的食物悄悄爬上心头。 Read More »

不清不白糯米饭

作者:莫道迟

饮食饮食,饮饮食食,还是要以食为根本,哪怕是以老火汤足以独步神州的广州人,能以一碗靓汤疗尽人生之苦,也不敢说凭汤可度苦海。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南方人,要说饮食,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解颐一笑,回到清清白白的一碗米饭上来。 Read More »

糕仔,宝斗饼、鹿以及其他

新丰,连平,省之界

中秋,去从化,遭遇个人史上最严重的塞车。平时1个小时的车程,中秋暴涨了6倍。整个行程,车上播放了3部电影。第1部电影我睡着了,醒来,车已经在路上塞住,不能动荡。接着司机给我们放《叶问》,从沙胆原的风筝掉在屋顶上到叶问打10个日本武士,再到叶问和日本军官决战,将近2个小时里,车轮只滚了几百米。很多人再也坐不住,纷纷下车,选择徒步。我如果不是行李偏多,绝对不会再看第3部电影。第3部电影是《人在囧途》,影片很应景。这时观众少了很多,我坐到前排看。这是一部喜剧,有些人看得挺乐呵,塞车的郁闷暂时成了浮云。我第一次看这片子,然后跟着慢慢放松了起来。片中,李成功坐的巴士因为前面的桥断了,不能走,刚好旁边有一条崎岖的土路,李成功怂恿巴士司机走土路,司机不肯,李成功说出了事他负责,并贿赂司机,于是司机听从了他的话。看到这一段,我也希望我们车上出现一个李成功,去鼓励司机和别的车一样选择逆行,因为逆行车道上的车要少很多。李成功没有出现,不过路慢慢疏通了。多亏这部喜剧,挽救了很多人的心情。 Read More »

开平七月

村里二憨

村里上小学的时候,据同学分析,我家的地理位置属于地雷区,因为全村仅有的两个著名憨汉就住在我家附近,一个右,一个后。从小我就在阿公阿嫲身边长大,在城市工作的父母每逢过节的时候就给我带回来一些积木和飞机模型等农村鲜少见的玩具,伙伴们十分羡慕也很乐意接受我的邀请来家里玩。但久而久之,伙伴们的家长就责令孩子不许再去我家了,原因是害怕邻居两个憨汉发起疯来要拿锄头打人。 Read more ...

二佰公和他的家人

作者:Miya

在我们广东老家爷爷的称谓是阿公,奶奶的称呼是阿嫲,而如何称呼与他同辈的长辈,则要论村里族谱的辈分来命名。阿公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我称呼他为二佰公(伯公)。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驼背和小腿上长的密密麻麻的肉疙瘩,像瘤子,非常大颗。另外每天晚上,他吃罢晚饭会持着手电筒走过一段漆黑的小巷,来家里陪着阿公看电视剧和新闻。还有就是他特别喜欢古诗词,常常出一些上联要求我对下联。阿公是村里写族谱的,可以用毛笔尖写出一手好字,喜欢研究古文、诗词和中医的他,平日里和二佰公特别谈得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