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布依族’

造棉造靛

布依族古歌都是叙事长诗的形式。内容主要是布依族起源的神话传说、布依族人的爱情故事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造万物》这部神话讲的是布依族的神——勒灵,创造世间万物的故事,造太阳月亮,飞禽走兽。他的角色就是布依族的上帝,创造了布依族人的世界。 Read more ...

什么影响了我们的认同感?

高中的时候从英语老师那里听到了一个词,叫“香蕉人”。指的是出国后的华人的第一代子女,黄色的皮肤是他们遗传了东方人的肤色和面孔,然而在欧美国家出生从小在西方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人。他们或多或少的从父母那里了解中国,然而更习惯和适应西方文明的一切,有一颗在白人世界里成长起来的内心。还有一类当代文化人和艺术家,在他们的访谈或者自传里都说,自己留洋多年,最终还是觉得自己的根源是中国人。 Read more ...

【电台】布依崽儿的旅行


民歌笔记第三十一期 Read More »

节日在记忆里渐行渐远

今天挤公交回自己住处的时候,车上的移动电视中正在播放诗歌解析的节目,主持人一句句的朗读余光中的诗歌《乡愁》并讲述诗人故事。下班回家的人们都凝视着悬挂在公交扶手顶端的小小屏幕,每个人的表情中都有一段故事,乡愁就是我们能触碰到,却又无法弥补的缺失。又到清明假期了,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回家去过清明,然而以往都会拼凑出五天的时候专门回贵州去老家扫墓。这也是我一年中仅有的回老家的机会之一。但是今年春节没回去,清明这第二次机会也错过了,任何关于老家的情愫就在节日之际涌上心头,不论是老家的穷愚贫苦,还是风光明媚路途艰辛,都成了这一刻心灵上的空缺。人就是这样,对眼前的东西熟视无睹,但是一旦失去了便开始怀念。(猛击此处看老家照片Read more ...

漳江河畔的孤独歌者

为了一座桥而庆贺

  望谟之行的意外收获,就是幸运的认识了更多的布依族朋友和记录下了他们的生活和歌声。2011年2月23日上午我原本是去看订做的布依族服装顺便去买布回来做样品,恰巧又在布店遇到了我走访过的村民们在买染好的蓝靛布回去做衣服,就和她们有说有笑的过了一个上午,她们还邀我下午和她们一起去玩,去参加族人的聚会,说是因为一座新修好的桥梁。 Read more ...

望谟之行 最后的织艺

    布依族自古就以擅长纺织著称,在布依族的神话古歌里,人类的诞生和织布文化的记录基本上是同时开始的。古歌中有造棉花,造蓝靛,上到第七层天去跟七姊妹学习织布的场景。 Read more ...

布依民歌 妹家住在山里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