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山西’

辛庄印象

早晨去买菜,看到有卖韭菜花的,略有些蔫儿的韭菜花铺了一包袱皮,摊在石桌上。虽然还没有被捣成韭菜花酱,但味道已经很诱人了。按照惯例,每看到一种喜欢的食物我都会想起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韭菜花也不例外,它让我想起辛庄。 Read more ...

上(she)会

万荣人把赶集叫做上(she)会。方言的来由无从查寻,从“上”这个字来看,这是件相当隆重的事情了。

早些年交通不便,物质相当匮乏,商品不易流通,上会赶集是庄户人走亲访友置办东西的最佳方式。一到逢集的日子,你看那大姑娘小媳妇,屋里人掌柜的,就都坐不住了。一家子人,套上牛车,老人坐前头,娃娃坐后头。没等人问,就先答一句“你走哪呀,我上会呀!” Read More »

万荣人吃馍

插图:牛力

万荣人真舍不得吃!

五六岁以前,我都不记得吃过什么炒菜。要说有菜,那就是凉调胡萝卜丝,或者茴子白丝,放一点盐滴一点醋,真真是"菜里没有一滴油"。

没有菜,吃馍吧! Read More »

收麦(mei)

作者:素丸子

收麦(mei),在晋南农村,可是件大事。80年前出生的娃娃们,有几个没有下地收过麦子呢?

我爹说,过了小满,麦子开始灌浆,到了芒种,麦子就成熟了。我不懂这些节气,只记得过完六一不久,大概是六月五号左右,开始放麦假,就有夏果、打时杏吃,然后开始穿裙子。收完麦,炎热的夏季才算真正开始了。 Read More »

拌(pan)菜

作者:素丸子

在晋南农村,这个华北小麦的主产地,有什么菜,是不能拿来做拌菜的呢?

这里的“拌”,在晋南方言里,读作“pan”,除了“搅拌”的意思,还有“蒸”的含义。如果你用“拌菜”这个词去百度,可能搜出来的结果是各地凉拌菜的做法。实际上,这是一道蒸菜,也算一道主食。

这种吃法,在一河之隔的陕西,也非常普遍,比山西还要出名。这玩意儿,在陕西被称作“麦饭”,这个说法,更贴切一些。不过,我们还是沿用拌菜这个说法吧。 Read More »

老屋、雨(两篇)

作者:素丸子

老屋

老屋像所有北方的院落一样,主房为北房,再依着门的方向建西房或是东房,晋南农村把房子称作厦(sha)。东厦起初是太奶奶在住,她老人家过世后,这房子便改作夏天的厨房。印象中,奶奶总在这房子里用大锅蒸馍,每次都会在灶火里给我烤几个放了椒叶芝麻盐巴的饼子(piapia),那清香的味道就是我后来每每怀念老家时的味道。 Read More »

家乡的炒其

炒其是山西运城垣曲县独有的特产食品,不仅口感香脆,更是历史悠久。垣曲被称为“舜乡”,炒其这种传统特色食品便与舜有关。相传古时舜携娥皇、女英畅游神州,至垣曲历山的炒其凹,忽感腹中饥饿,便将随身携带已经发酵的白面搓成小团,将砂岩烤热,放在上面烧烤。后来三人没吃完,还剩了一些在炒其凹,被乡民发现,从此,这种食品的做法就流传开来,按照发现地名被命名为炒其。 Read more ...

早上临出门时,去厨房剥了一根粗壮的像擀面杖一样的大葱,切成三段用水冲了,裹了塑料袋装进包里。坐在公车上闻着包里传出来若有若无的大葱味,心想如果忽然有一天这世界上所有的葱都消失了,那可怎么办……记得有一次和朋友们聊天,说如果让一种食物永远消失,那自己最不愿意让消失的食物是什么。虽然是假设,但我还是很认真而痛苦的筛选了半天,最后决定只要有馒头和大葱,别的都可以随意消失,包括麻辣烫。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