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山东’

聊城寻吃记

艰难的晚餐

鲁西是土黄的、灰突突的,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区。聊城,有江北水城之称,运河、徒骇河,从市区穿过,东昌湖据说有杭州西湖那么大,在市中心。聊城可以游览的古迹有铁塔、会馆、楼阁。但是,很遗憾,这些我只在车上看了看,没来得及细看,只在夜色中,在东昌湖岸边站了一会儿。在聊城停留一夜,我主要干的一件事,找吃的,在东昌东路来回走了八遍。 Read More »

酱油麸子

文/刘康宁

这种叫酱油麸子的食品,是我们新泰的特产,其实是一种酱菜,属于甜酱之类的。它原本是乡下人发明的,便有了这么个俗气的名称,但味道的确是好,绝不同于其它酱菜的味道,其营养价值也不低。出差外地,发现有出售土特产的商店在卖盒装的酱油麸子,包装精美,想不到家乡的原先不起眼的特产也被发扬光大了,心头陡地升起一种自豪感。在我们家乡,酱油麸子是非常大众化的食品,本地人几乎全都吃过的,在过去极其贫困的日子里,农家要做酱油麸子来充菜吃的,做上几坛子,吃呀吃的,没有个尽头似的,就吃够了。现在就有人再也不做酱油麸子了,据说是过去吃伤了,好像不但伤了胃口,也伤了心。 Read More »

老箱子老柜子

作者:不语

几乎家家的东屋西北角都立着一个老箱子和一个老柜子,老柜子在下,老箱子在上。老柜子卧合在柜机上,柜机是一个简单的木架子。老箱子和老柜子没有明显地区别,柜子看起来面积大一些,箱子小巧一些,柜子两头各有一个铜环,便于柜子的活动。柜子、箱子多数是楸木制作的,很有分量。 Read More »

簸箕和箢子


(配图来自网络搜索)

作者:不语

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夕阳顽皮地爬上母亲的肩头,风在母亲耳边呓语,她的花布衫子隐约可见她细白的皮肤,衫子外的皮肤却是粗黑粗黑的。母亲的头发结一个大缵,黑色的网子像一个安静的蜘蛛网,被粘住的是她日渐发白的发丝还有日渐苍老的岁月。母亲半蹲在院子的中央,手中的簸萁来回颠着, Read More »

我的高密之行

莫言说起他的故乡,常常说到高密的三宝,或者叫做"三绝"的:扑灰年画、泥叫虎、剪纸。某年的秋天, 差不多这个时候,乡间的公路上有农人晾晒的玉米皮,平房的屋顶晾晒着剥出来的玉米棒子。我从潍坊的杨家埠,离开杨洛书老先生的家,搭乘到高密的中巴车,走县级公路,穿过若干个乡镇,可能也经过了"高密东北乡",在颠簸的车厢,我坐在窗边,来往的车不时掀起灰土,我想看到遍野的红高粱。 Read more ...

翩翩归燕识旧巢

作者:子不语风花雪月

“翩翩新燕来,双双入我庐。先巢故尚在,相将还旧居。”农历三月初,每当农家院落里再次传来熟悉的呢喃燕语,人们就知道,燕子归来了,又是该过清明节的时候了。 Read More »

吃货要会搭

看一本书《山东运河民俗》,书是年前在通州图书馆借阅的,齐鲁民俗丛书的一本,通州图书馆只有这一本,新入库,想是因为运河的原故。作者高建军先生是济宁人,书中对济宁民俗介绍较详。济宁是运河山东境内的一个大码头,南来北往的客商多,济宁人见识多,会吃会玩。书中回民饮食一节,有一段介绍怎么搭配更好吃,如热馍馍配热炒花生仁,糁汤配凉馒头,吃过的自然心有灵犀,没吃过也可以启发吃货智慧,抄上来与大家分享。 Read more ...

山东地方戏巡礼

以下资料引自聆听鲁戏的博客。
因不能及时取得联系,未经博主允许。

冀鲁豫行政公署通令:高调剧第一批准演节目

查我区地方戏有数种,其中以高调剧历史较久,流行很广,对群众影响也很大,故先进行审查。其他剧种,因剧目繁多,内容复杂,只能有步骤的分批进行。
审查的精神,是根据人 民 日 报专论“有计划有步骤的完成旧剧改革工作”的精神,只要没有什么毒素或使群众多少能获得历史常识的便准予演出,对群众纯害而无益的则严禁演出。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