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家畜’

乌鸦落在猪背上

“乌鸦落在猪背上,光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曾这样批评我的两个打架的同学,当时我站在边上,听见老师这样批评他们,“多做自我批评,别光看别人不对!” 我的小学语文老师,是我们村里的文化人,除了会讲课文,村里的歇后语,更是运用自如,不然,讲起话来,岂不如庄稼老汉。他说,“乌鸦落在猪背上,光看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不管老汉,还是小孩,听见都要点点头,是这个理儿。 Read more ...

吾乡美羊羊


点小图看大图

家乡的好哥们开了一个饭馆,春节老同学聚会,就在他的店里。主营涮羊肉,以贵州黑山羊羊肉为特色。我有些纳闷,咱们本地的青山羊多好啊,为啥要吃外来的羊。掌柜之一,我的老同学,两手一拍一摊,说青山羊没有了,买不到。席间有个吃货同学出主意,主打青山羊生意肯定火。大家说起青山羊来。 Read More »

母猪之爱

前两年,我们家养猪。 Read more ...

让人失望的一位楷模

几年前的一个春天,柳絮飘飞的时候,屋后头有人吆喝“小鸡苗”,鸡苗小贩推着自行车,自行车后座挂着蒸笼一般层层高叠的托盘,小绒鸡唧唧喳喳半条街都能听见。他的生意远不如以前,嫌鸡满院子拉屎,不干净,许多家不愿意喂鸡,宁肯花钱卖品质打折的“洋鸡蛋”,也不肯自己养鸡吃柴鸡蛋。俺娘不嫌院里有鸡屎,她喜欢喂养家禽,买来了一窝小鸡。

这一窝鸡,长成了五六只,却是公鸡多母鸡少,几只公鸡天天斗志昂扬飞上飞下,显示英雄气概,两只芦花草鸡温柔娴静,不爱搭理它们,公鸡多母鸡少,自然母鸡金贵。后来只剩下了一只公鸡一只母鸡。黄黑羽毛相间、顶着一大朵鸡冠花的花公鸡,灰白点缀、体型丰满的芦花草鸡,一对地地道道的本地土鸡。这一对鸡的故事,我跟两三个朋友说起过,听到它们的事迹,无不惊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