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夏县’

那些流传在乡间的美食

说到美食,肯定好多人就会想到那些做工程序复杂的,材料很多的,做出来油汪汪,红红绿绿的菜肴。其实我要说的,就是一些很朴素的食物,因为吃起来美味,所以它就是美食。

开服泡馍哈寒瓜

翻译成普通话就是:开水泡馒头就着咸的黄瓜。这是晋南一带很多地方都熟悉的吃法,作用雷同方便面,就是不想做饭时,就说,干脆开服泡馍哈寒瓜算球了…… Read More »

游门

这个是大地上的命题作文“串门”,为了和大家区别开来,我就写成我们夏县的方言“游门”

现在人都讲究隐私权和私人空间了,我乐意和你交往,会邀请你某年某月某日来我家做一下客。到了那天把屋子收拾一下,买些菜啊水果啊等等好吃的,然后一起在客厅里聊聊天,做点饭,吃完休息一会儿就说:“呀,你们路上来用几个小时?”来者一听,就意会了:“呀,该走了,不然一会儿堵车,到家该晚了。”然后我还客气的说:“没事,不再多坐会儿了?来一趟不容易,回去晚点怕啥。”心里却在默念:“快走快走…..好累啊,我好想休息一下啊。”来者一般都善解人意的说:“不了不了,打搅你们休息了,真得走了。”

然后就走了。 Read More »

葱葱

和小萃聊天时聊到“傻子”的方言,我说我们山西管“傻子”叫“憨憨”。一说到“憨憨”,我就想起了我们村的葱葱,葱葱是我们村一个小女孩,她就是一个“憨憨”。想到她了,就好好说说她吧。 Read more ...

写给父亲

今天是父亲离开21周年,发篇几年前写的旧文在这里怀念一下。
画完这张画后我把它发给我妈他们看,除了我姐姐说了句“你小时候眼睛没那么大吧?”之外,群众普遍反应我爸以及整个画面和当年很相似。我承认,我不仅小时候眼睛没那么大,而且脑袋也没那么圆。 Read More »

摸知了猴

虽然白天下了点雨,可傍晚的时候,屋子里还显得格外的闷,就算你不动坐在那里,也能觉得身上的汗在滋滋的从每一个毛孔往外冒。耐性好点的人,就满头大汗的坐在饭桌前吃饭,但绝大部分的人都将一个大馒头掰开,把什么辣椒炒茄子或凉拌黄瓜丝夹在里面,剥一根水嫩的细长的葱夹在指缝间就出了门。或蹲或站或坐在胡同口通风的地方,甩开腮帮子边嚼边和旁边的人谈论起天气、庄稼……一时间人群里全是咀嚼东西夹杂着含糊不清的讲话声。 Read More »

第一桶金

初中毕业那年暑假,我实在在家闲得没事,成天在家找茬和我妈吵架,后来我妈听人说我们村的梁大发在自家的地里开了个小罐头厂,就迫不及待的把我送去那厂里干活了。

我到那地头一看,那哪是工厂啊,就一间破旧的类似于我们家地里看瓜棚那样的小泥房子,周围用四根木头支起来一个草棚。远看不就是谁家的看西瓜棚子么。 Read More »

韭菜疙瘩饭和糖蒜

韭菜疙瘩饭

我老以为自己小时候爱吃的东西,差不多已经显摆完了,但时不时的总还会蹦出一个两个来。说明记忆这个东西,最初是一点一点慢慢的渗透到自己脑子里,所以当回忆的时候,也不能一下子全回忆起来,而是需要在特定的环境,不同的时间里,再慢慢的释放出来。
Read More »

我的中学时代

初中一年级结束之后,升级考试的地点是在镇上的一个中学里。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两层小楼,有宽敞明亮大教室的学校。我坐在二楼的教室里考试,窗户很大,窗外是铺满阳光的小山坡,那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洒在教室的桌子上,桌子上是我的考卷。我答几道题就兴奋的看一会儿窗外,心想如果能顺利升级,那我很快就要到这个学校,每天坐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课了,想到这里我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然后赶紧低头努力镇定自己去集中精力答题,只有好好考试,才有可能来这里吧。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接下来,我们都很顺利的,理所当然的来到这个学校上学了,包括很多学习特别不好的同学。因为这是全镇唯一的一所中学。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