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团湖’

土豆、儿子和狗

从小区东门进来,最前头是个杂货摊,笤帚拖把塑料盆,清明卖黄纸,春节卖对联,没有店面,晚上就用一个帐篷盖在那里。挨着,一个水果摊,各种水果摆到了门外,蔫的可以贱卖,他家有店,一间白色的石棉瓦简易房。往前,一条路往北拐,路口有个烧烤车,烤鱿鱼烤茄子,一盏小灯架在车顶,每天下班时分,那盏暗淡的小灯下聚拢了许多下班的人。 Read more ...

温莎镇的生活

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递过来一张宣传单,我接过来,是一家商场的促销宣传,金黄的彩页,大红的飘带,活动期间购物满百,获赠“豪礼”。彩页上印着六件礼品,图片清晰度并不高,与实物比可能还有些颜色失真,比如那蓝色,看着灰蒙蒙的。但是,它们各自的名称显示出各自不凡的身份。 Read more ...

孟晓菲

孟晓菲站在路边,一手拎着两个包,一个她经常拿的驼色的皮包,一个网上商城的包装袋。腾出的另一只手,拿着一块蛋糕,用薄薄的塑料袋装着的,两块蛋糕或蛋挞之类的东西,敞开口,举在面前吃。 Read more ...

捡废品的女人

跑步的时候,下起雨点,跑完,雨也没有下来,还是星星点点。在桥头压腿,做伸展,黑沉沉的云压着黑沉沉的水,云静峙在水的上头,水急切地起伏,似要赶在大雨之前逃走。 Read More »

老刘

老刘每天四点半起床,他老伴这个时候还在睡着,老刘瘦,老伴胖,心宽体胖,在她身上并没有发生老年人睡得少的现象,他老伴一觉睡到七八点,不像一般的老太太。 Read more ...

克洛泽出现的早上

早晨五点钟,德国队与加纳队刚结束一场比赛。克洛泽在第六十八分钟上场,一分钟后摄像机把镜头对准他,奔跑,前空翻,勾拳。窗外天已透亮了。夜里下过雨,树和地还湿着,楼下的流浪猫在草坪里嗖嗖跑过。以往看完三点这场比赛,我会再睡一个小时,克洛泽的前空翻把我的困意打翻,不如出门去紫园吃豆腐脑牛肉包子。 Read more ...

有麦蚕的立夏

女朋友,对,我俩还没领证儿。她特别在意立夏这个节气,二十四个节气,立春、清明、秋分、冬至,她都不会提,只记住要过这一个。也没准儿是在手机日历上提前做了提醒。 Read more ...

蹭车的逻辑

“刷卡!”

“说你呢,卡没刷上。”

“再刷!”

刷卡器没响声。

“投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