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北京’

广渠门

作者:pettyxia

广渠门、广渠门外大街、广渠门内大街、广渠路这是一个系列。当然,为首的广渠门早已不复存在。

界线没了,但是内、外还是有别的。 Read More »

山外青山城外城

今年暑假晚了一个礼拜,等确切时间通知下来,沈阳直达太原的车票已经是8月4号了,本溪到北京的卧铺票最早也只有7月29号,思量半晌,决定先去北京待两天,顺便完成骑车刷四环的夙愿,然后中转回太原,只是没想到,这趟旅途仍然要到8月4号才算完事。 Read more ...

卤煮三派

原文标题:卤煮火烧 作者:付赓赓

我的祖籍不是北京,但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根据北美的“出生地法案”条款的精神,我肯定应该算是北京人。但北京人也有老北京人和新北京人之分,老北京人一般是连续3代以上在北京生、在北京长,连续2代都不能算是老北京人。所以,老北京人谈天说地时,会提到自己爷爷辈的人在北京发生的故事。按照这个法则,我只能算是新北京人,不属于老北京人。 Read More »

冬天里的炒红果

山楂是一种成活率很高很好养活的果树,不用特别的浇水施肥打药种种精心照顾,到了秋天一样硕果累累。小区内刚入住时栽种的大批山楂树,一转眼六七年光景,青涩的小苗都长成虬劲的老树,深秋季节满树红艳艳的果实高挂也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只可惜这好景不长,总是躲不过那些竹竿打梯子爬大人小孩随手揪的命运,不多时便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凋零。奇怪总是有那么多人就缺那两口果子吃。。。 Read more ...

小公共记事1

自开博以来,我这个怀旧的人回忆起来很多往事,也写了很多回忆博文,只是有的尚未来得及发表而已。但是关于小公共汽车的故事,我不仅仅是没写过,甚至连回忆几乎都未曾有过。不过看了博友青马博客里发表的《那飞驰的小公共》后,我也慢慢回忆起一些关于小公共的故事来。 Read more ...

我们来到天 安 门

许多人来到北京,在天 安 门前拍照留念。

上中学的时候,和几个同学一起,第一次来北京。京九线还没开通,我们要在济南或兖州倒车,停北京站。到站时凌晨三四点钟,冬天,我们坐在北京站候车大厅一楼到二楼的楼梯,互相依靠着休息,等升国 旗的时间。看时间差不多,我们去了广场,旗杆周围已经站了好几圈人,踮起脚也看不到旗杆下那块地。四周黑暗,广场通亮,黄色的灯光,人们呼出白色的寒气,武警腰杆挺直在人群中巡视。 Read More »

打老鼠

作者:豆子开花

前几天,和柿子去天通苑的家乐福,准备在吉牛解决一顿饭,结果让我看到一个神奇的事情,一只老鼠,在热热闹闹的大超市收银台外面,吉牛的对面,横过楼道,一只小小的,还没有鼠标大的一个毛球,跑到吉牛门口的柱子下面的一条小缝隙里面躲着,我探头去看,还能看到它慌慌张张的眼神。我看到它最初的一瞬间想法是,这卫生也太差了吧,老鼠横行,不过后来看到它那么小,那么紧张的缩成一团,又心软了。算了算了,这个地方不太适合躲避,我用脚驱赶它跑到旁边肯德基去了。呵呵。不是我不打它,实在是打死了也不能烧不是。 Read More »

老北京的打卤面

王世襄老先生家里的一碗打卤面可是见功夫,买什么样的肉,怎么煮汤,收拾口蘑,勾芡的次序火候,样样都有讲究。虽然这就是一种挺普通的老百姓家常面,但放在了不同的家庭中,也就吃出了不同的档次,谁让人家是吃主儿大家呢,当然人家还有个爱琢磨吃的会做吃的的好厨娘。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