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动物’

童年的动物世界 13~大结局

第十三集 上班的狗

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不久,我又来到绥化了。到了冬天,传闻说绥化也要地震了,大家都睡地震棚。绥化的地震棚老简陋了,其实就是一间三角形的窝棚,夜里睡在里头要穿厚毛衣厚毛裤、厚棉袄厚棉裤,还要穿上棉猴、戴上棉帽子,还要盖上两层厚棉被。窝棚里头空间小人多,只能侧身互相挤着睡,整个晚上都不可能翻身。二舅和姥姥们怕我受委屈,于是王家三姐建议把我送到了黑龙江海伦县她的老舅家。 Read More »

萝卜消失的三天(萝卜这次回不来了)

(一周前萝卜消失,偷狗贼不得好死!) Read more ...

吉祥小区的大乖

我在吉祥小区住过一段时间。小区虽有十几号楼,不显紧凑,楼间距大,行道宽,低层。建了有十来年,住户多是同一个厂子的职工。小区车篷门口,常有几个人闲聊天,看守车篷的人,住在车篷下的两间平房。他家也养着一只狗,那只狗常趴在车篷门口的破烂沙发上,颐养天年,据说有十几岁了。小区平时,有跟着主人遛弯的各种小狗,天一冷,有的狗还穿了小花袄。还有两伙流浪猫。我第一次看见大乖,在车篷这个地方,当时它可出了个丑。 Read more ...

母鸡“白皇后”

作者:孟小岛

家里原本有只公鸡,那是因为妈妈喜欢早晨听到鸡鸣,特意去农贸市场买来的。它在我家早晨歌唱了几年,俨然成了家里的一份子,什么事情都想要参与。尤其是冲破牢笼拘囿,恢复自由身之后,尝到自由的甜头,瞅着时机就破笼而出。开始,活动范围还只是在自家院子里悠来晃去,后来发展到展翅翻墙到邻家游荡。这可了得,邻家小院是经过绿色规划的,哪能容它去啄去挠。更何况,邻家养了一笼母鸡。 Read More »

童年的动物世界 第一——三集

作者:小谷

序言

读过影星林青霞的一篇文章,其中写到她小的时候,邻家的孩子隔着篱笆墙和隔壁的孩子吵架,他们的妈妈就分别教训自己的孩子。

这让我回想起了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很多时候都是在东北的姥姥家度过的。那时的姥姥家住在低矮的土坯房里——整整一条街的土坯房都是连着的。 Read More »

母猪之爱

前两年,我们家养猪。 Read more ...

老狗麻子

作者:鸟先森

老狗叫麻子。

爷爷一直这样叫它。爷爷如今身体已经佝偻如一张揉皱的纸。而麻子,那只他钟爱的老狗,已经化为氢元素,碳元素,铁元素,化为一片在秋天飘落的黄叶,化为无数小水滴,在天边凝结成漂浮的云。

或许哪一片土地里还埋着麻子生前脱落的一颗臼齿,爷爷在给卷心菜浇水时发现了它,用他老根错节的手捡起来,放在日渐浑浊的眼球下看看,“一颗尖石头”,爷爷想,然后把它扔到田埂的一端。 Read More »

小黑

小黑刚到我家时,才满月。

那天我放学回家,看到屋里地上有个黑色的肉团在喀嘣喀嘣的啃东西吃,我仔细一看,它吃的是我早上临走时放在炉洞里的烤馒头!!我冲上去把黄黄的烤馒头夺过来,怒气冲冲地看着它,它吃的正美呢,被我忽然打扰,也非常生气,瞪着一双傻呼呼的小眼,甩着脑袋冲我“嗷”的叫了一声,声音特别的稚嫩,我忍不住把馒头还给了它,然后还抱了抱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