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农村’

喜丧

兵兵奶奶是在秋天离开的。

兵兵奶奶身体本来很硬朗,90岁那年夏天,她还坐在院子里,舀一瓢凉水往身上浇,边浇边说:“狗日哋哋,真凉快。”今年秋天连着下了好多天雨,兵兵奶奶在上厕所时,滑了一跤,然后就卧床不起了。 Read More »

我家的苹果园

作者:zhimayan

严格意义上说,他不是我家的果园,是村里的集体果园,承包给个人的。而且是有九家共同承包的。所以这九家,来自村里不同的姓氏又组成了一个小集体。除去村里的其他各种集体或者集团之外的集体。说起来一个人口在700-800人的小村庄,各种集团都是不少。以姓氏家族为主的几个集团:贺、张、郭、赵、陆。以贺姓人数最多,所以村名贺庄。以生产队划分的的四个队,这主要是在土地承包之前的集体生产劳作的遗留组织方式。出生于80年代的我有幸没有经历那个时期,只是看到了一下残留的物质、非物质的遗产,包括牛谷院(养牛马、存储集体物资的地方)、麦场,和土地的地域分布(一个队的土地是挨在一起的)等。 Read More »

我们曾经都是野人

除了不能生吃,吃了会有严重后果的菜(比如土豆,豆角等)之外,基本上所有的蔬菜我都喜欢生着吃,尤其是黄瓜,洋葱,大蒜。它们一旦被做熟了,立刻就黯淡无光,萎靡不振,魂儿也跟着死了一样。每当我和天南海北的网友们聊起这些时,他们都会震惊地大喊:“啊!这也能生吃?!哇!你不是吧,这样也可以?!”仿佛我吃了屎一般。 Read More »

童年日常生活记录

起床

在我们学校里,有两个小古楼,不知道是哪个年代建立的,它们像两个门神一样,对称着蹲在两排教室的后面,这两个小古楼都闲置着,唯一能起作用就是它上面的那个钟。学校把那个钟上面拴了根绳子,当作上课下课以及放学的铃声用。 Read More »

小葱葱出生了

五月份的某一天,嫁到山里的葱葱生下了一个女孩子。 Read more ...

付村人物

在网上碰到陌生的老乡,最大的乐趣便是两个人不停的绞尽脑汁地寻找共同认识的人,等差不多把共同认识的人都发掘完了,然后在背后议论一通这些人的八卦,基本上也就没什么话题了。 Read more ...

透明的夏天

《透明的夏天》这本记录我童年故事的书终于出版了,就好像人在怀孕的时期总担心自己孩子一样,我也曾经这样担心过这本书:封面设计的好不好看,是不是自己想象的模样?内容,纸质,是不是都会像自己一直所期望的那样?…..等等。但当孩子即将出世的那几天,所有的这些担心都消失了,它长得怎么样,聪明不聪明,是不是自己期望的样子,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它能健康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就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了。 Read more ...

欢乐清明节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一提清明节,我脑海里就立马最先出现这句诗,而不是各种吃食。这让我有种快感,因为这么想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挺有文化的,不再是单纯的吃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