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人物’

表姑二三事

作者:sketering

(题记:我总是无数次的想起那些远方的,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们,他们的平静卑微的生活姿态和悲喜交加的命运轨迹,日复一日,伴着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尽管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一切的际遇是无声无息的,从来没有所谓的众声喧哗,但是命运的悲伤和不同程度的痛楚都很平等地潜入每个人的生命中,无处可逃。而我从中看到了某种更接近生命本质的东西。) Read More »

剃头吴二

作者:陆泉根

老家是座小镇。镇区的东面有个石头街。石头街虽以“街”冠之,其实就是条巷,弯弯曲曲,不长。巷口有一家剃头店,主人姓吴,排行老二,大家都喊他吴二。 Read More »

陈细婶

作者:sketering

妈妈从北京回老家后,一个人在家,很孤单,经常想念都在外面的我们。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经常和妈妈通电话,电话里零碎的得知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家里的邻居和亲戚中,有好几位相对年长的长辈相继离开人世。在这个冬天还没真正开始的季节里,他们相继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也许那边没有寒冷和病疼吧。 Read More »

阿公

作者:阿颖

阿公(客家方言爷爷)是当时农村罕见的不重男轻女的长辈。

我家地处粤东农村,在我出生的年代,家家户户以添丁为荣。一到正月十四十五,到处是缤纷的烟火,热闹的酒席,庆祝新生男丁。正因如此压力,我阿爸又是长子,我阿妈才相继生下五个女儿(其中一个还因为计生抓得严被迫送人),最终阿妈女权意识恢复,亦或是生怕了,所以我们才没等到期待中的弟弟。阿公是个节俭、顽固、极具小农意识的客家男人,小眼睛里经常闪烁着精明的眼神。他用几亩薄田外加纺织厂工人的身份养活一家大小,等三子两女成家立业后,他从纺织厂退休,把工人名额传给最小的儿子(我阿妈为此一直耿耿于怀)。 Read More »

忆吾师——张广湖

作者:梁山懒

吾师,张广湖者,梁山韩岗之张坊村人。学成,教于乡里,有令名。

初,其非吾师也,然乡里未有不知其名者。吾闻其名于其弟子,其有诗曰“启蒙童”之类也,多有不平。其教语文,作文不以常规,如令弟子作“民间故事”文,且有名篇传于校内。 Read More »

村里的牛

作者:斗笠上的风铃

家住北方农村的同学都知道,以前农民要在春天耕地,不像现在使用农用机械,大多用牛耕,所以村子里一般都有养牛或骡子的人家。在我们村就有这么一户,也是唯一的一户养牛的人家。这家的男主人叫做福嘞,个子高高的,有大概一米九的样子,这在农村很少见到的,但他很瘦。他老婆长得矮矮的,手脚很短,但好在身子很是健壮,干农活很是厉害。他们俩在一起差别很大。 Read More »

老冯

作者:张艳军

我刚到粮站时,老冯三十多岁,但看上去却像四十多;等我离开粮站时,老冯已经四十多,看上去真的就是四十多。老冯还是“老”冯。这都因为他那没有几根头发的脑门,和黑不溜秋的脸膛。 Read More »

桥上奶

桥上奶住在桥上村,是弟弟的最后一任保姆。

初见她时,我大约七八岁,她大概六十多岁。那是个精明能干的老太太,头发梳得溜光整齐,在脑后纂一个发髻,穿一件偏襟大褂,裹腿小脚,走起路来飞快,说起话来意味深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