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书’

泼辣狐狸及真正的圣僧

还记得聊斋里那些像林黛玉一样哀婉、像薛宝钗一样贤惠的狐狸精吗?最近看一本笔记小说,作者闲斋氏,乾隆年间人,八旗子弟,祖上有功业,他本人也做过几任县令,公务之余,爱好跟人谈狐说怪,写成一本《夜谭随录》。蒲松龄写聊斋,把妖精写得比人还有人性,这本志异小说,里面不少小妖小怪,还没有完全脱离天然的呆、萌、傲娇属性。习惯了美丽兼美好的狐狸精形象,倒觉得这样的狐狸精有些异样风情。 Read more ...

吃货要会搭

看一本书《山东运河民俗》,书是年前在通州图书馆借阅的,齐鲁民俗丛书的一本,通州图书馆只有这一本,新入库,想是因为运河的原故。作者高建军先生是济宁人,书中对济宁民俗介绍较详。济宁是运河山东境内的一个大码头,南来北往的客商多,济宁人见识多,会吃会玩。书中回民饮食一节,有一段介绍怎么搭配更好吃,如热馍馍配热炒花生仁,糁汤配凉馒头,吃过的自然心有灵犀,没吃过也可以启发吃货智慧,抄上来与大家分享。 Read more ...

好文转载:当年的水寨集

作者佚名(如有知者,烦请赐教)
选自《岁月项城》中州古籍出版社2000年出版 电子版来源:项城公众网

我记述的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水寨集,记忆很难尘封,追忆以往会珍视现在,更企盼将来!

坐茶馆与装水烟的

我从沙河(颍水)的渡船下来走进水寨北门,寨墙相当高,靠寨门高处像是在靠寨墙里边的土岗子上有一家茶馆,人得在凹街里仰着头看那茶桌子,有几位老年茶客在安闲地夸天儿,敞着怀,端着大酒盅似的粗瓷茶盅,抿着嘴喝茶。有的老人头上还留着花白的头辫子,其实他不一定是怀念大清朝,但总感到是像留胡子一样,代表着年龄的尊严。
喝茶大概是集上人最惬意的享受,往往大清早把长褂大衫子或是夹袄一披,内里的汗褂子(很少有人叫衬衣)和里边的几层衣服,全不兴扣扣子,搭手一叠,一掩怀,大布带子一束腰,翘巴个迷糊脸,拖着鞋就往茶馆跑,一坐就是一天。 Read More »

葫芦冰糖

冬天,手里拿一串冰糖葫芦,边走边吃,好不好吃另说,单是这一串红,已为单调枯燥的冬天点缀了生动。花儿没有,树连片叶子也没有,街头巷尾,一串串冰糖葫芦举着长出来,这是冬季的景色。

秋天收下的山楂,一筐筐堆在墙根,固然开胃消食,吃多了牙却受不了。卖到中药铺,也收不了那么多。做成冰糖葫芦,实在是个好主意,从此以葫芦之名遍布大街小巷。 Read More »

白鹿原杂物

桃木棒槌

白嘉轩的新婚之夜,第七个。仙草脱下衣服,【娇美的後腰里系着三个小棒槌,叽里当唧摇晃。】

桃木辟邪,就不多说了。通常做来给儿童玩的,新娘子挂在腰上也是借用。传统的木玩具,给小孩子玩木刀、木箭、木矛,彼时大人的心理,可与现在给孩子买玩具枪不同,让孩子拿着,鬼不敢近身,护佑孩子成人。桃木剑辟邪,塑料枪可以吗?所以,我们的传统木玩具要重新打开市场,还要用桃木做,辟邪,这一点洋枪洋炮不能竞争。

我不知道关中的桃木棒槌有多大,什么样子,鲁西南的木玩具有“花喽棒槌”,长十来厘米,染得花里胡哨,或许还能吹响,形状已经记忆模糊,只记得大人哄孩子的话:“别哭别哭,给你卖个花喽棒槌去”。

罐罐馍 Read More »

消失的枣儿

我看书不多,有些故事,大家可能早知道了,对我来说,还觉稀罕。比如北京郎家园的枣,郎家园在国贸东邻,坐一路公交车进城,经常路过的地方,这里树立着万达、新光天地、华贸、现代城等商场写字楼,遍地明晃晃的写字楼和新生代人群。在齐如山《中国风俗丛谈》里看到“嘎嘎枣(最出名的是郎家园所产)”这样的记录,顿觉惊奇。有人说没什么稀罕的,十几年前国贸以东还是麦地,少见多怪。

今年秋果上市的时间刚过。《帝景岁时纪胜》所记录的立秋时品水果,还是让我多怪且难忘。 Read More »

白鹿原的娃娃

关中人喜欢把孩子叫作娃。老人们说孩子再大在他们眼里也是孩子,落下地来,就永远是他们怀里裹的娃娃,长大了,长老了,父母看来还是一个小人儿。有人衣锦还乡,村里长辈看见,说:这是西头某家的娃。“娃你回来了?”南方叫“仔”。我们鲁西南对男孩叫“小”,闺女叫“妮儿”。

娃这个字,原本只有娇娃最配用这个字,貌美的年轻女性才是娃。娃,仔,崽,羔,犊,小,各地用法不同,都是小不点的意思。我前不久才看了小说《白鹿原》,特别留意到关中人对“娃”的用法。 Read More »

老北京的小商小贩

(最近大家没得写了,我也没什么好写的,接着抄书)

北京的本地特色饭馆,常悬挂老北京风俗画装饰店面,可惜只能捡几样耳熟能详的张贴出来,剃头挑子,摇煤球的,铁蚕豆嘞大把抓。前一段时间看书,还是那本中华全国风俗志,我看的够慢的,因为只在路上堵车的时候看。看到京兆一节,有一节“负贩琐录”,只录名称,无详细介绍,如:江米酒,老豆腐,吹糖人,看名字能知道是干什么的。如:换取灯儿,加上注这是火柴的前身。简要的罗列了不下一千种,惟其简要,才能把街巷林林总总的营生,集中在一节,形成一幅全面的风俗画。这幅画要比清明上河图的内容还有丰富,不信,闲人可以对着数一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