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东地’

梦里故园

前天睡得晚,昨天睡得很沉。大概在凌晨,精力稍恢复,做了一个耗神耗力的梦,如果没有稍恢复,断做不了这样的梦,在梦里奔走呼喊,极伤神。我回到家,梦回故园,东地养殖场的院墙推倒了一面,村里几个大叔,在园子里帮忙伐树,从中间伐起,已伐出一片空地,两边还有几棵孤零零的白杨。我的父母在捡拾散碎树枝,我家的小狗看我回来,在我前后咬着跑来跑去。我问父亲为什么要砍树,父亲说要征地,我说没有征地文件不是不让他们征走吗,父亲没有抬头,继续拾树枝。来帮忙伐树的村邻,他们习惯沉默,只顾干自己的活,扬着斧子一下一下砍树,我走到他们跟前,极为激动,甩起胳膊喊,都别砍了!我绝不同意他们征走! Read more ...

东望桑麦

有一位乐天的乡村私塾先生,教学之余,闲居无聊,归纳人生乐趣,如东望桑麦、月下看梅、常读前人快意文章。他说清晨跑到野地里拉一泡屎,也属一种至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