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东北’

东西

早市儿

童年的动物世界 13~大结局

第十三集 上班的狗

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不久,我又来到绥化了。到了冬天,传闻说绥化也要地震了,大家都睡地震棚。绥化的地震棚老简陋了,其实就是一间三角形的窝棚,夜里睡在里头要穿厚毛衣厚毛裤、厚棉袄厚棉裤,还要穿上棉猴、戴上棉帽子,还要盖上两层厚棉被。窝棚里头空间小人多,只能侧身互相挤着睡,整个晚上都不可能翻身。二舅和姥姥们怕我受委屈,于是王家三姐建议把我送到了黑龙江海伦县她的老舅家。 Read More »

童年的动物世界 第一——三集

作者:小谷

序言

读过影星林青霞的一篇文章,其中写到她小的时候,邻家的孩子隔着篱笆墙和隔壁的孩子吵架,他们的妈妈就分别教训自己的孩子。

这让我回想起了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很多时候都是在东北的姥姥家度过的。那时的姥姥家住在低矮的土坯房里——整整一条街的土坯房都是连着的。 Read More »

隐于回忆-元宵节忆灯

隐于回忆-凡事。

记得有一阵子妈妈在一家粮果厂做临时工,夏天负责包冰果,冬天负责包糖。就在一天坐在那里把一个个做好冰果、水果糖和大虾酥包上糖纸,计件工资,包一斤二分钱。有时妈妈会用小暖瓶带回来几根冰果给我和小妹吃,有时候妈妈也会揣回几个给我们俩一个惊喜。糖果好吃,糖纸也都很好看,哪里舍得扔掉。 Read more ...

隐于回忆-回城

我爸我妈回省城后,暂时把我和小妹都寄养在姥姥家,我跟没事人似的,反正之前我也大多数都赖在姥姥家,可小妹不行,爸妈一走,她就整天没精打采的,谁也不能在她面前提到妈妈,一提她那“猫崽儿”就多得止也止不住了。我说别哭了哭出那么多猫崽儿我们家可养不起!她却哭得更凶了。
妹妹的小左手总是放在眼角边上,随时准备抹眼泪,后来抹呀抹的,竟在眼角边落下了弯月形浅斑,到现在还若隐若现。 Read more ...

隐于回忆-看电影

农事春秋最忙,冬天又太冷,小时候看露天电影,总是在夏天,总是在刚刚吃过晚饭,电线杆子上的喇叭筒就开始预报啦:社员同志们注意了,社员同学们注意了,晚上七点大队门前放电影,晚上七点大队门前放电影,电影地名字是《地道战》,电影地名字是《地道战》。各家的小小孩子总第一个拎着小板凳冲出门去,排排坐在最前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