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七月半’

桥上奶

桥上奶住在桥上村,是弟弟的最后一任保姆。

初见她时,我大约七八岁,她大概六十多岁。那是个精明能干的老太太,头发梳得溜光整齐,在脑后纂一个发髻,穿一件偏襟大褂,裹腿小脚,走起路来飞快,说起话来意味深长。 Read More »

鬼节夜话

这两天是七月半,日历上写的是中元节,其实普遍的叫法是鬼节。在贵州境内的不同地方,过鬼节的日子是不一样的,有的过农历十三日,有的过农历十四日,有的过农历十五日,民间有俗语道:“七月半,鬼乱窜”,就是鬼节这天阴间地府鬼门关大开的说法。 Read more ...

七月半

七月半荐新

昨天农历七月十五,晚饭后本不想再出去,担心撞鬼,无奈没烟抽了。

到小卖部不远的一段路,有几堆灰烬,前面路灯昏暗处,黄色火苗跳跃,还有人默默蹲在火堆前。小区中间的这条小路并不适合烧纸,发往黄泉的收件点在十字路口或桥头。越来越少的人知道这些,只知烧纸寄钱,邮递员不一定到小区门口收件。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