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哥

十字路口,有大杨树,扑簌簌落了一地杨毛虫。劈腿哥和他的老婆,从地下室爬上来,站到路口。惊蛰,连虫子都从地下爬出来了,谁还愿意在地下藏着。两只狗晒着太阳,在配电箱前面交媾,街上的风景没有比这更有春意。劈腿哥轰了一下那两条狗,母狗挪了挪,公狗没搭理他。劈腿哥对路人笑了笑,他老婆自己也笑了笑。 Read more ...

腊会,除夕夜的古老诗意

作者:知月

除夕夜看春晚,现在差不多是家家户户必备的“节目”,然而上世纪80年代,正定县城一带的村子里,除夕夜除了吃饺子看春晚,还有一个更让大家期待的娱乐项目——腊会。 Read More »

四季北京

 
作者:草长鹰飞
 
 
走着走着,鞋就小了;
瞅着瞅着,人就老了。

 
 
Read More »

世界很美,而我恰好身在其中

作者:王胖子

走过医院的小院儿,身边人流来来往往。南方的冬天竟罕见地全然不是一如以往的那种阴冷,天高高的,蓝蓝的,甚至有有些难得地近乎透明的蓝,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蓝而纯粹的天空。似乎只有小时候的在写学生作文时会用到的那种湛蓝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的天空一般久违的词语才能用得上。 Read More »

没多大饼事

作者:墨畈

开文说,那你把你要写的第一句念出来啊。

在这个东西开头之前,我确实想了很久的第一句。也在想,我疾步走回来这个私租房区的时候,我头上像冒热气那样冒出一个又一个的句子,跟着夜里出来的小吃摊,流动在街头。寻思着印象中的青马博客。那我今天的见闻,和那么多层叠的过往,可怎么办呢?是不是要先写下几点,然后慢慢铺开,跟知乎那样写个分割线呢? Read More »

表姑二三事

作者:sketering

(题记:我总是无数次的想起那些远方的,熟悉而又陌生的人们,他们的平静卑微的生活姿态和悲喜交加的命运轨迹,日复一日,伴着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尽管发生在每个人身上一切的际遇是无声无息的,从来没有所谓的众声喧哗,但是命运的悲伤和不同程度的痛楚都很平等地潜入每个人的生命中,无处可逃。而我从中看到了某种更接近生命本质的东西。) Read More »

合影

为什么要去中国照相馆拍结婚登记照,点评说那个价格与水平并不相符。

女朋友,再过几天,我和她,两个人的合影要出现在一个小本本上了。但是“女朋友”这个称谓,我还没有称呼够,这样子像是我们一直在谈恋爱,谈了很长的恋爱。女朋友说,去那里拍照,不是为了照而照,是为了让回忆有一个场景。好吧,为了在人生若干年后,像诗里歌里说的,当我们老了,喜欢把自己的人生拿出来当电影看,我们要掏钱预购电影票。 Read More »

老房子

作者:一则

姐姐发消息告诉我,“干爹的老房子被烧掉了,他们以前的东西都在里面,干妈回去一直哭。”我呆了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无限感慨。那座老房子,几乎承载了他们一辈子的生活,也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求学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记忆。

老房子在一条小巷子里,出门走几步就是凤阳街,旁边是一家剪发店,对面是一家纸簿店。巷子深处是老凤阳,里面道路纵横,沿路都是许多年代沧桑的老式土房。如今许多人都已搬离这些旧宅,到凤阳街上新建的红砖房里,或到外地置业。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