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在这里”’ Category.

牛皮纸包书皮儿

在我办公室书桌上,唯一一本用牛皮纸包了书皮儿的是一本《现代汉语词典》,那是毕业前夕在桂子山华师东门外一家小书店买的,这家毗邻家教中介中心、以各种考试教材为主营业务的书店不知道还在不在,当年定价55元,差不多是我一个礼拜的伙食费,或者勤工俭学家教一个钟头的报酬。工作以来,有工资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书了,桌上的书也经常更新,但这本包了书皮儿的旧字典作为连任代表始终留在桌上。在一大摞书里为什么单给字典包书皮儿,原因很简单,它很贵,我常用,即便现在把书皮打开,字典的硬壳封面也是光鲜如新,只有书楞长年累月暴露在外蒙了一层暗淡的灰尘。 Read more ...

喜丧

兵兵奶奶是在秋天离开的。

兵兵奶奶身体本来很硬朗,90岁那年夏天,她还坐在院子里,舀一瓢凉水往身上浇,边浇边说:“狗日哋哋,真凉快。”今年秋天连着下了好多天雨,兵兵奶奶在上厕所时,滑了一跤,然后就卧床不起了。 Read More »

上(she)会

万荣人把赶集叫做上(she)会。方言的来由无从查寻,从“上”这个字来看,这是件相当隆重的事情了。

早些年交通不便,物质相当匮乏,商品不易流通,上会赶集是庄户人走亲访友置办东西的最佳方式。一到逢集的日子,你看那大姑娘小媳妇,屋里人掌柜的,就都坐不住了。一家子人,套上牛车,老人坐前头,娃娃坐后头。没等人问,就先答一句“你走哪呀,我上会呀!” Read More »

大姑烧着锅睡着了

大姑家住的不远,她回娘家都是走着,挎个篮子或背个袋子,她不会骑自行车。大姑父骑自行车来,她也不坐。从娘家走的时候,她让大姑父先走,她出了胡同,走在街上,在街上要跟每个认识的人打招呼,甚至别人还在胡同里,她看见,也要站下,喊着跟人家说一声,“婶子,我回去嘞。”这样,半个街的人都知道她要走了。不知她回娘家的时候,在婆家的村口,是不是也跟每个遇见的人说一声,“我回娘家嘞。” Read more ...

捉泥鳅

作者:微风走廊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这是我经常给儿子唱的儿歌《捉泥鳅》,每次唱起,都不禁想起我小时候捉泥鳅的趣事。 Read More »

俺庄的冬天

据说,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的冷,那时候的玻璃窗贴满冰花,屋檐垂下老长的冰溜,水坑里的冰有门墩儿那么厚。我们穿着妈妈做的棉袄、棉裤、棉靴,带着妈妈给缝的棉袖筒,还是冻裂了手指头。冻烂腮帮子的小孩,脸上画着花蝴蝶,拿长杆,仰望屋檐上的冰溜,看上哪一根,小心戳下来,嘎吱嘎吱,像小狗啃骨头。 Read more ...

糕仔,宝斗饼、鹿以及其他

新丰,连平,省之界

中秋,去从化,遭遇个人史上最严重的塞车。平时1个小时的车程,中秋暴涨了6倍。整个行程,车上播放了3部电影。第1部电影我睡着了,醒来,车已经在路上塞住,不能动荡。接着司机给我们放《叶问》,从沙胆原的风筝掉在屋顶上到叶问打10个日本武士,再到叶问和日本军官决战,将近2个小时里,车轮只滚了几百米。很多人再也坐不住,纷纷下车,选择徒步。我如果不是行李偏多,绝对不会再看第3部电影。第3部电影是《人在囧途》,影片很应景。这时观众少了很多,我坐到前排看。这是一部喜剧,有些人看得挺乐呵,塞车的郁闷暂时成了浮云。我第一次看这片子,然后跟着慢慢放松了起来。片中,李成功坐的巴士因为前面的桥断了,不能走,刚好旁边有一条崎岖的土路,李成功怂恿巴士司机走土路,司机不肯,李成功说出了事他负责,并贿赂司机,于是司机听从了他的话。看到这一段,我也希望我们车上出现一个李成功,去鼓励司机和别的车一样选择逆行,因为逆行车道上的车要少很多。李成功没有出现,不过路慢慢疏通了。多亏这部喜剧,挽救了很多人的心情。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