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在这里”’ Category.

我和秦腔

作者:飞虎旗

我的家乡位于陕西关中的西府,那里的男女老少都是秦腔的忠实拥护者,记得小时候每到过年、庙会。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班子搭台唱戏,而且通常有所谓的维持治安者,也就是贾平凹笔下的秦腔宪兵,维持秩序,他们拿着长竹竿,把离戏台太近或者爬上戏台的人赶下去,记得小时候那时的戏台下面都是人山人海的。 Read More »

在北方

作者:飞虎旗

一直生活在北方,确切的来说是西北,关中平原不算是西北的典型气候,黄沙漫天尘土飞扬的景象在这边不算多,算是比较温和敦厚的一个气候吧,冬天有雪,夏天有雷,白雪皑皑,绿草如茵,就这样平淡的四季。 Read More »

早市儿

秋风里的十月

作者:阿冉

凉意很浓了,妈已经把老屋的炉火烧得很旺了吧。这个丰收的季节,我和大堂哥应该跟您一起赶了很久的野猪了。

牛角还在。

高筒雨鞋,火把,柴刀,鞭炮也还在。 Read More »

辛庄印象

早晨去买菜,看到有卖韭菜花的,略有些蔫儿的韭菜花铺了一包袱皮,摊在石桌上。虽然还没有被捣成韭菜花酱,但味道已经很诱人了。按照惯例,每看到一种喜欢的食物我都会想起一个人或者一个地方,韭菜花也不例外,它让我想起辛庄。 Read more ...

韭花

谵妄中的旅程

作者:蛋壳

人只在一点

很小的时候看过一个电影,叫《回故乡之路》,越南片,一个失散的越南士兵历尽千难万险回到故乡,找到大部队。一个细节是,士兵找到了一枚巨大的炮弹,挖出火药造子弹、手雷,炮弹空壳用来夜晚栖身。向同龄人求证过,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个电影。也许,这个电影根本不存在。这是题外话。

大一寒假我没有回家,假期短,比照路费不经济,但暑假我是非得回去了。到家之前我要先往滇西南拐一个弯,去云县,五年前我离开那里。五年来我总梦见澜沧江、罗扎河,梦见低吼的江水、尘土飞扬的公路、公路上方的林地、林地更高处的山寨,梦见山垭口孤独的背影、被太阳灼伤的脸、脸下面依然鲜嫩的笑容,梦见同伴们越长越小,小到能在丛林中跳跃高飞。 Read More »

江南江北

清明在哈尔滨骑车,发现以松花江为界,大体分为江南和江北两大区域,于是想起自己生活或游历过的武汉、南京、吉林等城市。以及那曲老歌《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