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在这里”’ Category.

摸知了的夜晚

Chapoo给我写的“炸知了”画了一张插图,画了夜里打手电摸知了的人,又画了一只有翅膀的蝉藏在枝叶间。我觉得他一定没吃过炸知了,也没摸过知了。我似乎有些窃喜,正好,请允许我再炫耀一次“童会玩”的经历吧。 Read more ...

一场婚宴

作者:一则

已经是腊月二十,冬日的太阳温暖地照在闽东的这个小村里,年味仍稍显不足。外出打工做生意的人们还未归来,村里静悄悄的,除了午后驶过街上的中巴车和不时从各家牲口棚中传出的几声鸡叫。一切都静得仿佛能让人置身喧嚣之外。在小街深处,一场婚宴即将在这个小山村里举行。 Read More »

后边的大爷爷

后边的大爷爷走了。后边是说他家在我家后边,隔着一条后街,我家在后街前第一家,他家在后街后第一家。大爷爷是按照辈份叫的,他和我爷爷一个辈份,比我爷爷小十多岁,有七十出头吧,就走了。正月十五回家,还和他说过话。 Read more ...

故乡风物——铁匠炉

作者:王龙博

过了立冬,关中的农民就渐渐闲了下来。

如今,男人们大都在外打工,也没了明显的农闲和农忙,在村子里所体现出的分别了。在我小时候,渭河平原上还时常能见到铁匠。古老的关中古道上,铁匠从来不是专职的。每年只有一季,让他们过着手艺人的日子。更多时候,铁匠也只是耕作在田间的农人。相比熊熊燃烧的炉火,土地更像是他们的宿命。我从未见过年轻的打铁人,不知道为什么,铁匠似乎生来就应当是老汉。 Read More »

东西

封河

作者:周春军

“当冷不冷,五谷不省;当热不热,五谷不结。”这是老农多年来对季节气候特征的总结。可这十多年来却反其道而行之,“厄尔尼诺”让夏天不热,冬天不冷。暖冬现象已延续多年,这一反常的自然现象令科学家和环保人士忧心忡忡,也让以种田为生的农民大伤脑筋。是呀,确实有些年头见不到天上飘舞着鹅毛大雪,看不着河上结上能走人的冰了。 Read More »

山外青山城外城

今年暑假晚了一个礼拜,等确切时间通知下来,沈阳直达太原的车票已经是8月4号了,本溪到北京的卧铺票最早也只有7月29号,思量半晌,决定先去北京待两天,顺便完成骑车刷四环的夙愿,然后中转回太原,只是没想到,这趟旅途仍然要到8月4号才算完事。 Read more ...

排船

作者:周春军

家乡有河,河上自然也就有很多的船了,早年什么渔船、渡船、帆船、机船、轮船、客班船、抽水机船应有尽有。

我家就运过船。先是帆船,后来与许多船家结成轮船队。我就是在船上出生的,所以我对船有浓厚的感情,尤其对帆船印象非常深刻。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