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玩乐’ Category.

游野泳(再见夏天)

夏天孩子们最喜欢玩水。我们村四边各有一个水坑,大家就叫它们东坑、南坑、西坑、北坑(四水坑照片)。周边的村子也有水坑,像我们村四周各有一个的却不多。水坑在村庄生活中起到了防涝抗旱、养鱼种藕、游泳、洗涤、岸边闲坐乘凉的作用。现在它们已陆续从村庄生活中退出,这里有村庄政治的原因,也有人口发展、经济发展的原因,北坑被邻村占去,西坑填平盖上了房子,南坑填得还剩一个小坑,前几年东坑也差点被村里的一个青年买走填平,村里有见识的一位前村长,他外号“大老黑”阻止了这件交易,他说“就剩这一个坑了,不能填平,下大雨水都没地方淌!”如果不是大老黑爷,连这一个水坑也没有了。 Read more ...

吸血的鼻涕珠

草珠子


图片来自百度,却发现是康素爱萝的。

和冷水鱼他们聊天时,说到各自童年时期用各种蔬菜植物的藤做项链手链来臭美的事迹,忽然想起小时候最喜欢的一种草珠子。那些用红薯藤,马齿杆子,还有一种椭圆形红红的果子制作的首饰,保质期也就半天,不一会儿就蔫巴的蔫巴,破的破,弄得浑身都是,洗都不好洗掉。而草珠子串的手链,却是能戴很久的。 Read More »

骑行日记

话说我中午刚在公司小区后面练完车,准备择个黄道吉日开始从公司到家20公里的骑行,却因为某种原因被迫当天就骑车回家。来不及查路线,来不及装导航,甚至连吃饭都来不及,匆匆忙忙在路边吃了五个烤羊肉串和一个烤烧饼后,就出发了。边走边安慰自己,跟着平时坐的890不就行了,应该不会迷路吧。

本来十多年没骑,技术就生疏了很多,这一上路,看到马路上流水一样的车辆,更加慌乱了,盯着自行车那两个车轮心里不由的打鼓:这么小的轱辘,什么时候才能滚到门头沟啊……慌忙中,膝盖碰到车上的一个螺丝,划了一条6公分长的伤口。难道这就是没有择一个吉日的后果吗…… Read More »

三岁发生的两件大事

作者:九霄云外
来源:作者惠寄

事情是这样的。。。 Read More »

一个奢侈的午觉

睡午觉,原本稀松平常的一件事,如今却比买块物美价廉的猪肉还要难,奢侈的很。

对一个标准的上班族来说,每天中午如果叫外卖的话,至少还能有半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这半小时里,你可以尽情地煲一锅电话粥,你可以揣着小平板找民间高手捉对厮杀,你还可以闭上眼小睡一会儿。最后一种需要一定的技巧,睡好了一下午精神焕发,睡不好搞一脸的褶子,半天也散不去。 Read More »

睡麦场

傍晚拍了蜻蜓,回家吃晚饭,有些孩子在大家喝汤的时候(吃晚饭名为喝汤),把板凳搬到麦场占座,也有人在天黑前扫出一块空地,提前把席子抱来。那时候虽然户户已通了电,但供电并不稳定,夏季高峰用电期间,常常在八九点钟,突然就停了电。人们摇着蒲扇,搬着板凳,纷纷走出家门,来到麦场乘凉聊天。 Read more ...

小时候玩的虫子

金半口

这个和屎半口好像是自家亲戚,因为屎半口学名叫屎壳螂,金半口学名叫金壳螂,跟同母异父的兄弟似的。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