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四季节气’ Category.

今年的麦子

昨天跟家里打电话,俺娘说,刚才在厨屋里盛饭呢,听见电话响,跑过来,你不打过来,吃完饭我也给你打过去。我说,昨天上班,没打,今天放假。她说,家里下雨呢,下了一天了。我问,下得大不大?她说,不大,也不小。接着,她一下高兴起来,说:“老天爷真是咱的老天爷!” Read more ...

立夏

以前我不认为立夏也是个节,只把立夏看作一个节气,这一天,我们那,不称体重,也不吃什么一定要吃的东西。我只知道立了夏,快收麦子了,快有甜瓜可以吃了。 Read more ...

三月中旬的麦田

清明琐忆清明餜

作者:她沿着沙滩走

又到清明节了,已经忘记,连续多少年没有吃青团了。在我的老家,青团叫清明餜,在我们家,妈妈会做三种清明餜:青皮红糖桂花馅儿、白皮雪菜肥瘦肉馅儿、黄皮(糖皮)雪菜肥瘦肉馅儿。 Read More »

春天击穿冰箱

收到一个朋友长长的邮件,信末说:

“最近在念叨一句话——‘树上已有少女微风’,虽然少女微风指西风,但不碍把它想想成吹拂来的早春的风。祝早春快乐。” Read More »

妩媚的庄稼

作者:赵文珺

荞麦

荞麦开花的时候,粉嘟嘟、白花花一大片。模样很娇巧,很像邻家女子。

她的花,比指甲大不了多少。但也是五瓣梅花样,非常耐看。杆儿酱红色,叶子发着暗红色的绿,深秋的味道。那时,早晚气温已经很低,农人们,不再把她太当会事儿的照料了。 Read More »

美文欣赏:朋友们来看雪吧

朋友们来看雪吧 Read more ...

萝卜缨吹动少年的心

萝卜丝一碟,馒头两个,糊涂三碗,曾是我们的“标准餐”。

秋天,胡萝卜下来,买来,本来准备煮粥吃,那天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切成丝,多撒盐,现腌现吃?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5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