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四季节气’ Category.

无事忙

有人捡了杨树上掉的毛毛虫 Read More »

不清不白糯米饭

作者:莫道迟

饮食饮食,饮饮食食,还是要以食为根本,哪怕是以老火汤足以独步神州的广州人,能以一碗靓汤疗尽人生之苦,也不敢说凭汤可度苦海。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南方人,要说饮食,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解颐一笑,回到清清白白的一碗米饭上来。 Read More »

物候:春雨

四季贴

作者:钱红丽

春信

有一个词最适合初春用,这个词叫——翠微杳霭。“雨水”节气一过,树吐芽,花育苞。这个时节的雨多,我们老家称之为“春寒雨丢丢”。

早晨出门,雾气袅袅,草本,木本,藤本的植物们,一起蕴在雾霭里,翠微一片,尤其垂柳,丝丝条条的新绿,似有也无,浮云一般缥缈,根本就是一场幻觉。

捂了一个长冬,植物们都成仙了,既期待又敏感,稍微碰一下它们,就决定一齐绿给你看——层层叠叠的生命,在四季的怀中更迭枯谢复活。 Read More »

故乡的小食光——四季早饭

种荸荠

作者:心岱

前两天在家乐福超市见到有卖荸荠的,忽想起我种的荸荠不知有没有长果,埋在土里又看不到。荸荠叶在十月以后就渐渐黄了,周末早晨,把荸荠用小铲挖出根来看,清理完大大小小长了十来个荸荠。觉得也有趣。后来把那个大的削皮吃了,味道确实不怎么样。 Read More »

封河

作者:周春军

“当冷不冷,五谷不省;当热不热,五谷不结。”这是老农多年来对季节气候特征的总结。可这十多年来却反其道而行之,“厄尔尼诺”让夏天不热,冬天不冷。暖冬现象已延续多年,这一反常的自然现象令科学家和环保人士忧心忡忡,也让以种田为生的农民大伤脑筋。是呀,确实有些年头见不到天上飘舞着鹅毛大雪,看不着河上结上能走人的冰了。 Read More »

在北方

作者:飞虎旗

一直生活在北方,确切的来说是西北,关中平原不算是西北的典型气候,黄沙漫天尘土飞扬的景象在这边不算多,算是比较温和敦厚的一个气候吧,冬天有雪,夏天有雷,白雪皑皑,绿草如茵,就这样平淡的四季。 Read More »

Pages: 1 2 3 4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