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传统手艺’ Category.

石磨

作者:落子

在南方我的故乡,冬至亦是比较特别的日子。

故乡的冬至,免不了的一种美味便是汤圆。 Read More »

故乡风物——铁匠炉

作者:王龙博

过了立冬,关中的农民就渐渐闲了下来。

如今,男人们大都在外打工,也没了明显的农闲和农忙,在村子里所体现出的分别了。在我小时候,渭河平原上还时常能见到铁匠。古老的关中古道上,铁匠从来不是专职的。每年只有一季,让他们过着手艺人的日子。更多时候,铁匠也只是耕作在田间的农人。相比熊熊燃烧的炉火,土地更像是他们的宿命。我从未见过年轻的打铁人,不知道为什么,铁匠似乎生来就应当是老汉。 Read More »

锄地

作者:石广田

陶渊明隐居乡野,曾写诗描绘自己干农活儿的场景,“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通过这句诗,很多人都嘲笑陶渊明不会种地,把豆子种得稀稀拉拉不成样子。真正干过农活儿的人,可不会这么看。
Read More »

排船

作者:周春军

家乡有河,河上自然也就有很多的船了,早年什么渔船、渡船、帆船、机船、轮船、客班船、抽水机船应有尽有。

我家就运过船。先是帆船,后来与许多船家结成轮船队。我就是在船上出生的,所以我对船有浓厚的感情,尤其对帆船印象非常深刻。 Read More »

牛皮纸包书皮儿

在我办公室书桌上,唯一一本用牛皮纸包了书皮儿的是一本《现代汉语词典》,那是毕业前夕在桂子山华师东门外一家小书店买的,这家毗邻家教中介中心、以各种考试教材为主营业务的书店不知道还在不在,当年定价55元,差不多是我一个礼拜的伙食费,或者勤工俭学家教一个钟头的报酬。工作以来,有工资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书了,桌上的书也经常更新,但这本包了书皮儿的旧字典作为连任代表始终留在桌上。在一大摞书里为什么单给字典包书皮儿,原因很简单,它很贵,我常用,即便现在把书皮打开,字典的硬壳封面也是光鲜如新,只有书楞长年累月暴露在外蒙了一层暗淡的灰尘。 Read more ...

老箱子老柜子

作者:不语

几乎家家的东屋西北角都立着一个老箱子和一个老柜子,老柜子在下,老箱子在上。老柜子卧合在柜机上,柜机是一个简单的木架子。老箱子和老柜子没有明显地区别,柜子看起来面积大一些,箱子小巧一些,柜子两头各有一个铜环,便于柜子的活动。柜子、箱子多数是楸木制作的,很有分量。 Read More »

即将消失的经典:google reader

看到消息:Google Reader will be retired on July 1, 2013

在中国大陆使用google并不方便,有时候打开缓慢,有时候不能打开页面。在不能流畅打开的情况下,我每天在google上的在线时间,占据我的上网时间至少50%,其中最常用的两个产品是:Gmail和 Greader,。其中原因,其一,Gmail提供了可以信赖的电子邮件服务;其二,google reader上有我几年精挑细选的阅读列表。 Read More »

小区门口的“磨剪子戗菜刀”

秋天的早晨,有雾,九点,太阳还没出来。路上的汽车有点脏,有点胖,行动缓慢。磨刀人推着一辆轮椅车,车上坐着一位老太,她戴着一顶毛线帽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轮椅上绑着一对支撑拐,绑着一个长木箱。在车流的空当,磨刀人推轮椅穿过马路,上个坡,来到一个小区的侧门。小区侧门有一道旋转的栏杆门,还有保安值守,不锈钢栏杆把磨刀人挡在门口。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12